线拍动画(2004)

2004年线拍动画片段

原画小潘,我中间画

独白

2020年11月5日,北京。

 

烟瘾最大的时候是大学,大学烟瘾最大的是画上面那段传统动画时。

一天一包有时都不够,因为有时还要上供小潘同学,那就是个老烟枪,所以吧,这交友不慎最要命…我这么好的娃,都被带坏了…

其实明明是自己意志不坚,还要说是人家拐带坏了,用老王和小飞的话来评价这种行为,那就是4个字,“你个臭不要脸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请自行脑补锦州话那种翘舌音。

 

大学时学的是影视动画,所以传统动画也是必修课程。现在的娃,估计都很难见到当年那些祖宗级的动画制作设备。什么透写台和卡尺之类的,那都得在纪录片里才能偶然瞥见。

有幸当年新校新专业,系里请来了曾经画过黑猫警长的老师傅,还有老师傅的小徒弟。传说小徒弟在苏杭动漫基地还画过不少日本单。

用她的话来说,当时每画一张,就当是数了一张钱。

“一块…两块…三块…一万…”

所以画起画来她也是不要命的拼命三郎,拼了几年就拼到了学校休养生息。

 

小潘刚好也干过这行,所以对老师傅小师傅特别有亲切感。而我因为上课也算认真,所以便被两位老师寄予厚望。

再厚的愿望也得先从薄薄的开始。

所以就安排我和小潘试着画画传统动画。还好小潘是个熟手,原画画的不错,比我这个半吊子的美术生强太多。我就只能凑合给小潘打打下手,画画中间画。

啥是中间画,啥是原画,请自行瞎猜。

也是因为有了这段经历,我发誓这辈子都不碰传统动画,真的太苦了…

所以一提到上影厂搞动画的老前辈们,还有日中两国的那些原画师动画师们,我都愿意献出自己的膝盖,真诚膜拜一番。

 

开头说起和小潘画画抽烟的事,想起一个小插曲。

某夜,烟抽完了,教室里本来云山雾绕的“仙气儿”已经淡了下来,尼古丁含量大幅下降,小潘翻了翻我的烟盒,嫌弃的扔在一边,我一看这架势就是明摆着要我去买烟啊,我就骑着二手骚红的公路车出去大采购。

说来也巧,买了一堆东西后,塑料袋突然断了,我就脱下外套包起吃吃喝喝的东西放在了自行车后座上,然后埋头一路狂奔。

再然后,就听到后面隐约有人大叫,“站住…站住…”

我就纳闷了,大晚上的喊啥呢,路上又没人,我扭头看了眼后座,东西还在,然后就又扭头继续骑。

说时迟那时快,一辆加长电瓶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超车横在我前面,我从没见过电瓶车居然还能开这么快,还能甩屁股大漂移…

然后从车上蹦下5-6个衣冠不整的制服大汉瞬间把我围住。我一把刹住我的小红车,看似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内心怂的一批,就差跪下上缴我的小包裹了…

带头大哥拿着棍子吼道:干啥的?

我小声道:学生。

这么晚了出来干啥呢!车座上放的什么!

吃的。

你打开看看!

我乖巧的打开衣服,一堆东西噼里啪啦洒了一地,然后就看有人悄悄松了口气。

直到此时此刻,我才和他们一样彻底松了一口气,人家把我当活跃在大学校园的偷儿,我则把他们当成了劫道的。

我是长发飘飘、破洞牛仔,他们是衣冠不整痞里痞气…

谁让大家看起来都不像好人呢….

 

2 Comments on “线拍动画(2004)

  1. 一只来揭老底的小h 11月 5, 2020

    这段儿我听过现场版,看这篇自带语音和表情包……你在地铁也被便衣叔叔拦过,这段儿怎么被掐了呢

    • 7Ethan 11月 5, 2020

      包袱哪能都抖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