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网页(2012)

独白

2020年9月9日,威海。

 

第一次知道Flash的时代可能要终结是2010年,乔布斯发布了一篇关于Flash的文章,非常决绝的将这个平台屏蔽在了苹果的大门之外。但那个时候,我作为一个Flash的支持者和受益者,还是本能的表达了抵触,并且惯性的延续着已经掌握的技能。

 

让我真正意识到Flash的时代即将过去其实是在2011年年底。那时我做了我人生中最后一个Flash的互动网站,那个网站整合了我在设计,交互,开发,动画多领域的综合实力,它就是本文最上面的那个游戏官网–逍遥江湖。但是这一次,没有08年剑网3官网上线时的热烈反馈,玩家也已经不再对互动网站有过多新鲜感觉,更受打击的是,各类苹果设备开始不再支持Flash平台,玩家一片抱怨!

 

同一年,DPU那个曾经辉煌的互动开发团队,也开始走向衰落。我一直对标的腾讯互娱也开始慢慢有所改变,他们的线上网站产品也已经越来越扁平,越来越去Flash化。而大部分的Flash开发工作者和公司,也慢慢开始接受现实,但出于惯性,大家逐渐将Flash应用向着最后的阵地页游收紧。

也是那个时代,乔布斯对Flash的宣判标志着移动时代正在悄悄到来!

而逍遥江湖这种古典端游,又何尝不是一个时代终结的牺牲?

 

2012年,在经历了一系列变动,在我的心性动荡不安之后,我离开了逍遥江湖项目组,具体原因就不说了,但是在后来这些年,经历过各种事情之后,再回头看看那年那事儿,不过一场毛毛雨。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些小雨大雨,才让我后面再经历各样坎坷时更加坚定。

不过有时我也会奢望的想象一下,如果很多年前就能有人带带我,那该多好?

 

也是2012年,我又一次走上了人生的岔路口。7月,我借着去香港的机会,临时兴起给腾讯TGidea写了封求职信,自荐职位是(互动)设计师。让我没想到的是仰慕已久的大佬居然亲自面试了我,最后聊的非常高兴,我也有幸拜了山头,但是考试是躲不掉了,因为大佬对我的评价是,“你要么就是个牛人,要么就是个骗子”。

然后我就回了北京,一边做考试的东西,一边继续投递简历。为啥还在投简历?因为说真的,我真没想好要不要去深圳…

 

彼时北京还有两个选择。一个是Zynga,朋友内推的外企,被明确告知职位是给Facebook热销页游做Flash的界面拼装和动效,电话面试了2轮,最后还是因为我嫌弃工作“低端”婉拒了对方。这一次婉拒,鬼使神差,因为后来页游和Zynga结局都不是特别好。

我的第二个选择是Gameloft,自己找的手游外企,被告知是研究Flash UI引擎,解决手游UI动效问题。这个职位一听高大上啊,然后就痛快答应了考试要求,费了相当的功夫,用Flash代码写了一段还算酷炫的界面动画,然后成功拿到offer。

 

然后我的整个人生轨迹再一次出现了重大转折,又一次踩上了风口,这一次的风口是“手游”,也为我后来参加手游创业打下基础。

如果真要算起来,我这辈子好像一直都紧跟着风口,就像雷军那句话,“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是的,我就是一头迷迷糊糊的猪,只是可惜,从没进过风暴中心一飞冲天。

2003年前后,中国IT行业刚借着非典的影响,渡过世纪交替的第一个寒冬,一切向好,中国第一批影视动画专业出现,我虽然进的是民办学校,但是好歹拿下一张劣质门票。

在Flash动画最火的年代,做过动画,写过脚本。

2008年前后,端游、页游相继成为时代旋律,我做过端游周边,也做过页游UI。

2013年-2016年,又踩着手游的风口,飘飘荡荡。

2016年-2019年,手游下滑,机缘巧合之下,又进入了新的风口领域–AR和文创领域。

2020年,算是依靠着微软项目,接触了大数据的皮毛。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阿甘正传》,一个我曾经看了至少十遍,录音带听到失真的电影。

我的人生也像是一场离开家乡的奔跑,又一路跑回起点,中途风景不断,总会有些让人留恋。

又像是那根羽毛,飘飘荡荡在命运的长河之中。

或者,是巧克力?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有点像吧?但我知道,我不是阿甘。而阿甘和珍妮其实是一个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