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集(2013)

我的工作范围

设计执行与管理

独白

2020年9月8日,威海。

 

2013年-2014年初,待过一个团队两家创业公司,经历了这辈子第一次最戏剧化的办公室政治。而政治源于利益,能被搅入这场旋涡之中,说明我们打破了平衡威胁到了别人。

 

事情的起因源于一次团队性质的空降。对方是初创企业,大老板来自传统行业,信誓旦旦要切下新兴行业的大蛋糕,所以最快的方案就是收编现有业内团队。当我们刚一入场的时候,就明确感受到了原有团队的质疑和敌意。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的业务线下就有原员工小a和小b,小a的最大反应就是“阴阳怪气”,小b则像个小兔子,过的胆战心惊。老大一早就看出来小a心思有异,便早早给我放权,“如果需要干掉就干掉”。而我大概是心软了吧,最后还是选择了“感化”。

因为上线意向明朗,小b主动找机会低头表忠。小b的示好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多少有一些触动的。为了保住一份工作,一个人居然可以把姿态放的那么低,低到卑微,低到我于心不忍与无法接受。而小a那边,选择了有所收敛,我曾一度天真的以为,有些人,还是可以“化敌为友”的,更何况我们也并非是敌人。

 

小a和小b只不过是这场闹剧的边角而已,在更高的一层,权力与利益的纠葛还在上演,而表现在层面上的则是对具体事务走向的执行与把控,似乎在那一段时间中,处处都有暗流涌动。而最终的爆发则发生在一个不可思议的“点”上。

公司要搬家了,搬家能发生什么事呢?

 

我所在的新团队中,部分人不知道是处于什么样的考量,居然在大家都在干活的时候,选择了漠视不动。

而这一切则成为了旧团队反击的矛头,个把月积攒的新仇旧怨居然在一日间激化。在大老板的默许之下,大老板的女婿和外援,直接从千里之外飞至北京,以闪电之势将新团队的高层解约,数人当下打包走人。然后便是开团体大会,紧接着将下级成员单独训话。

 

轮到我时,来自温哥华的“科学家”跟我说,“我们这种团队还不需要设计经理,你下调级别暂时保留薪水,能接受就留下来以观后效,不能接受就走。”

我按照内部约定选择了留下,只是,留下的那一个月,确实是极为难熬的,因为等于已被放逐。

也就是会议结束之后,小兔子小b以一种极为复杂的神情面对我们,有解脱,有同情,有其他一些暗暗的小情绪。而小a,迫不及待的敲敲我的桌子,让我出去和她谈谈…在她压抑的情绪之下其实流泻出来的是一种“得意”。

 

一个月后,我们剩下的人集体离开了这里,开始了新的创业。

只是再回过头去想想,心情有些复杂。我和小a,小b,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么?其实没有…相同的是人性,不同的是人情而已。

那一段时间,感觉就好像一群不出色的演员,上演了一处极不成熟的闹剧。

……….

写这篇独白的时候,恰好老弟和我微信中聊到工作,恰巧说了一句我颇为认同的话,“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是人情世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