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滩浑水

郝杰被杀的当天夜里,武峰山上就有人睡不着觉了。

程越恨的牙根痒痒,他一听说凶手是南郡新人,而且连“绝魂丹”都出现了,就猜到此事一定和陈俊脱不了干系。

但是陈俊并未留下痕迹,就连程越也只是猜测而已。

对于程越来说,陈俊这事要是成了还好,就算不能让魏宏一众人伤筋动骨,也至少可以让对方恶心一段日子。

但现在一事无成不说,还搞出了这么一个敏感的问题,虽说陈俊的死活对程越没有直接影响,但是家里养了一条乱咬乱叫的狗,终归是很让人烦躁。

所以程越忍着一时的怒意,准备找个合适的时间好好敲打一番陈俊。

不过这次程越倒是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这个收获就是关于青石的那则流言,他事后冷静一想,简直就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魏宏那边,他当夜便去拜访了执法堂的铁英。

铁英可不像云鹏那么好糊弄,她立即安排人手从几方面彻查此案,甚至要将郝杰,郜安,青石的整个人脉关系查个底掉。

关于九命山猫疑似逃脱,还有刑院弟子陨落白羚山的事情,铁英也不顾空明司的意见,决定重新再查。

魏宏对于铁英的反应早有预料,但是在他看来,此事主动配合更好。

而且“绝魂丹”的出现把空明司也牵扯了进来,空明司的人对铁英越界的反应极其冷淡,魏宏一看这种情况,更加不会多说什么。

当空明司的人回禀宗泽后,宗泽那就只说了两句话。

一句是“随他们折腾!”

另外一句就是“有点意思!”

不过这次让他感觉有点意思的可不只是青石。

对于刑门来说,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就此吹过。

内院之中除了执法堂有所表态之外,各方都做了一个共同的选择,那便是沉默。

第二日,执法堂派专人去找青石、陆远、林可谈话,因为梁谅几人在白羚山消失时三人也在山中,后来林可更是重伤而回。

但是此事之前一直是空明司主导,而且现在也耽搁了太久时间,怎么可能再查出什么?青石三人一口咬定当时受伤是因为在山中遇到散修恶徒,执法堂的修士虽然一脸狐疑,但是也毫无办法。

更让执法堂修士无奈的是,青石的背景简直就是一片空白,在档记录只有八字,“流浪孤儿,江湖散修”。

按照常理来说,这种情况的修士想进刑门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之前没有宗门背景,也要有家族出身可查才行,最不济就是三人连保,可见刑门也并非人人可进。

但青石却走出了第四条路,他通过刑院秋试后,魏宏安排了一个刑院的长老为其担保,才入了刑门。

何文正后来更是跟青石言明,不要再谈及过去,而青石自然也知道后果,一旦被人查出自己在外围猎场时就遇过鬼道子,一定会后患无穷,而这也正是青石入了刑门一年还未和家中联系的原因。

魏宏安排人作保的事自然是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像程越和宗泽老早就查过青石的底细。

执法堂在青石三人的身上并未找到突破点,在郜安和郝杰那里也不出意料的断了所有线索,一切又回到起点。

这几日中,刑院之内虽然又一次恢复了平静,但是气氛却好像有些不对,时常会有人私下里议论刑院这一两年来的事情,更是或明或暗的点出青石。

这种议论最明显的便是在李大头的青泉包子铺中。

不管他们所传的是真是假,也不论他们都知道多少,总之,正如林可所猜测的那样,青石成了刑院内一时无两的“风云人物”。

青石和身边几人自然是不会任由事情如此发展,几人商量了好久之后,决定采用张华的意见分散刑院门人的注意。

张华的想法就是“堵不如疏,疏不如散”,既然大家现在都热衷于讨论是是非非,那就给他们多个选择!

张华立刻安排人手散布新的流言,说是青石一年时间就从凝气突破到筑基境中期,实乃百年难遇的奇才,所以有人担心钟严与青石的约战会大败,便擅做主张,安排了郜安的出场。

与此同时,张华还让人扩散出去好多不同流言,更有甚者,说郜安出自魔修势力,专门追杀谋害忠良后人,之前曾经在刑院的竹林小径内袭杀过青石,正是因为明着不行,才开始用这种阴暗手段。

张华的这些流言其实每个都有漏洞,但是又都多多少少有些事实牵扯在里面,而只要有一点点可能,就会有人信以为真,并因此津津乐道。

青石和陆远几人怎么也没想到,张华的这一系列动作,只一天的时间便见了奇效,刑院的门人像是受到了启发,各种奇葩想法和流言层出不穷。

整个刑院内顿时像是被搅浑了水的池塘,乌烟瘴气,连钟严都被“无辜”牵扯进来,气的远在北郡的钟严鼻子都歪了。

魏宏身为刑院的大长老,第一时间便知道了这些,但是时隔一天之后,他才派人出来警告门人,“适可而止!”

而青石这边,自然是响应魏宏的说辞,张华和众人把面上的事情做的足够,一改之前煽风点火的行径,带头维护起刑院秩序。

郝杰命案发生后的第五天晚上,正当青石以为事情就会这样慢慢淡化的时候,一个他没有料到的人亲自登门。

这个人正是何文正的助手,常乐。

此人长年在外替何文正做事,他虽然不是何文正的弟子,但却颇受何文正赏识。

青石一听来人是常乐,颇为敬重,拱手便道,“常师兄!”

一声师兄叫的常乐心中顺畅,他连忙笑道,“小师弟,我这次前来是尊何师叔吩咐,带你离开刑院,去安京府的巡案司。”

青石有些诧异,“不是还有段日子么?怎么提前了?”

常乐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而青石却猜到了个大概,想必何文正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这便是他的对策。

青石并没有猜错,魏宏第一时间便把最近的事情告诉了何文正,而两人结论一致,那便是青石现在已经不适合再留在刑院之中,因为太多的矛头都在他一人身上,是时候让他远离这个漩涡中心。

而且青石也提前到了筑基中期,足够去巡案司历练提升。

同时对于避开钟严的眼线,备战两年之约也是利大于弊。

常乐又跟陆远说了去巡案司历练的事情,但是却表明林可现在还未到筑基,何文正并不是很希望她这么早就出来,陆远想都没想便决定留在门内,他要等林可突破到筑基之后一起离开刑院。

而正当几人商量时,李大头夫妇打烊回来,小祸害也跟着一起。

老两口有些不舍,但是也知道早晚会有分开的一天。

小祸害精明似鬼,摇着尾巴在青石腿上蹭来蹭去,那意思再明显不过,青石出乎意料的没有犹豫半分,而是直接笑道。

“不用这么费事了,明天你与我一起离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