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柳暗花明

“灵宝?!”青石一震。

“法器、法宝、灵宝”,修士法器兵刃的三大品阶!

凝气筑基常用的兵刃多为“法器”。

因为这两个境界的修士灵力有限,如果实战时只靠灵力术法的话,根本就不够消耗。

但是法器本身却能附着灵力,与相同属性的灵力共振,增加其效,这是凡铁兵刃无法比拟的,而且其本身就有足够的杀伤威能,所以性价比可谓最高。

而筑基境中的“大户”,还有大多数金丹修士,用的则是“法宝”。

“宝,珍也”,自然是上好的东西,至少在材质的选用上都远超寻常法器,所以法器一旦到了“天、地、人”三品,就可称之为法宝。

而元婴境的大能修士用的法器已经不再局限于使用特殊材质,因为材质再好也有个限度。

对于这些元婴老怪来说,他们的灵力足够,完全可以不用法器兵刃,只需依仗法术秘术就行,但是假如可以不用这样消耗己身就达到目的,他们又何乐而不为?

所以“灵宝”便成了他们的选择。

“灵,神也”,法宝无神则终为法宝,但哪怕是一堆破铜烂铁诞生了自己的神智,也可以称之为灵宝。

而灵宝之强在于可以与持有者共鸣,已远非灵力属性相同共振的境界!

这就意味着与手持灵宝的修士对战,实则是在以一敌二,这其中的差异定然不小。

而刚才这个“器阁”的供奉说的明白,乌刀乃是一把“灵宝刀胚”。

显然是诞生了器灵,青石明悟,难怪第一次接触乌刀时便被主动告知了刀名,而其在极冥宫之战后更是主动回归储物袋。

也正像青石一开始猜测的一样,乌刀本身就是一把未经雕琢打磨的刀胚。

“器阁”供奉坐在青石对面,他已经有些按捺不住,紧张问道,“大人,这把兵刃可否再借我一看?”

青石终归还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将刀交给对方。

供奉小心翼翼,以灵力神识探查,又取出不知作何使用的法阵光盘扫视了一遍乌刀,他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不对啊,辨其波动,明显是已经诞生过器灵,但是现如今却如假死昏睡一般,还不如刚刚养灵之时?”

“养灵?”青石心中一动,脱口而出。

“器阁”供奉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然后便又继续道,“怪哉,怪哉,难道并未养出真正的器灵出来?只是假象而已?还是说这刀曾遭大难,器灵实则已死?”

青石神情一滞,他自然是知道,乌刀的器灵应该还在,只是这原因他也想不明白。

只听供奉又道,“这刀初看起来是由多种材质打造,但是仍未定型,而且还有一怪!只看这材质组成,不应该这么重啊…”

“器阁”的供奉见青石是刑门身份,也没有隐瞒这些,而且他也明白,这种事情他就算瞒骗的住一时,也骗不了一世,与其在未来得罪这位刑门大人,还不如结个善缘,多个门路。

“器阁”供奉摇头道,“这件准灵宝好生奇怪,连兵刃特性都没有么?”

他俨然已经改口,不再把乌刀看做真正的灵宝,而且他后面半句话让青石一愣。

“没有特性么…”青石心中暗道,“这不对吧,至少会像我开始那样,有轻微吸扯之感吧?丁点没有么?…”

“大人,这准灵宝的刀胚你可愿出手?”

“器阁”供奉伸出右掌,比划了一下道,“我愿出五千灵石买它!”

“五千中品灵石?”青石只是随口一问。

“不,五千上品灵石!买你一把准灵宝!已经是我器阁独一份了!”供奉说到此处眼睛放光!

青石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夺了“明贤榜”才赚了五千中品灵石,就已经让大部分金丹境的助教艳羡不已了,而现在,居然有人一开口就是上品灵石,他哪能不惊。

“谢好意,但是此刀不卖。”青石摇摇头道。

“诶,大人,你要是改了主意,可以随时找我!”供奉对这桩生意虽有不舍,但也早有预料。

一件准灵宝,对于一个筑基修士来说,那就是天大的机缘了,一路用至元婴都没有问题,普通人有几个舍得卖的。

“嗯。”青石点点头,然后话锋一转,“敢问先生,你刚说的养灵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供奉一愣,然后恍然道,“能用得起灵宝的大多都是元婴修士,也难怪你不知道…

而这养灵简单说就是将高阶法宝孕育出器灵来,从而将法宝变成灵宝。”

青石点头又问,“那普通法器就不能孕育器灵么?”

“器阁”供奉一听忍不住乐了,“可以倒是可以,但是这代价就有点太高了…

你要知道,高阶法宝可都是天材地宝打造,那可都是凝聚了天地精粹的材料啊。

但哪怕是高阶法宝,也不是件件都能成功孕育出器灵来的,而且这器灵之间还有很大差异。

所以更别提凡俗材料打造的法器。

咱们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这之间的差距就像是用种子孕育花朵,和用石头孕育花朵一样…

要是那么好搞,满大街岂不都是灵宝了?

所以这器灵师也是个稀罕行当,我要是有这本事就…呵,说远了…”

青石白眸中有神采闪耀,他掩住兴奋打断道,“你刚才说器灵师?”

“啊!”执事一愣,歪头看着眼前这个戴着面具的灰发青年。

“是啊,器灵师,就他们会养灵之法。

想要求他们孕养一件灵宝出来可不容易,哪怕对他们来说,养灵也是件既花时间又花精力的事情。

所以寻常修士就算有钱都不见得能找到合适的器灵师!”

青石一笑道,“有那么夸张么?”

“真的!找他们养灵,求爷爷告奶奶的都是轻的!”供奉表情严肃道。

“这门营生不错啊,可以试试。”青石自语道。

“器阁”供奉半张着嘴,他心道,“就您这炼器的天份,做器灵师恐怕也是痴心妄想啊!”

青石也不在意对方的表情,笑道,“想必你们这也没有器灵师吧?不知道这安京府可有?”

“啊?!”供奉合上下巴,暗道自己实在失态,然后苦笑道,“我们这确实没有,但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