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耕不坏的地

“我改主意了,想入灵坊,一次缴纳三千上品灵石,并且为我养灵一年。”灵坊的中年修士冷漠道。

“三千上品灵石?”青石眉头一皱,他哪有这么多灵石,这个数量已经远超普通筑基修士的身家,他没想到灵坊的人竟然这么不讲究。

“三千上品灵石,一块也不能少,没有的话就离开!”中年修士一挥长袖重新返回席间。

青石难得的有些愤慨,他想起父亲当年讲过的一句话,“莫欺少年穷”。

“无诚无信也罢,那便后会有期!”青石冷哼一声,甩袖就走。

盘坐在竹席上的中年修士不动声色的瞥了青石一眼。

直到“灵坊”再次冷清下来之后,才传出一声叹息。

“真是赔大了…”

青石回到小巷之中,重新换回刑门的行头。

“我就不信了!这养灵的本事还非要求你不可!”此时的青石也是上来了一股轴劲,咬牙自语道。

小祸害瞥见青石反常,不由脖子一缩,耳朵也跟着耷拉下来,它摇着尾巴紧跟青石身后。

也许是被陆远跳脱的思维影响太深,又或者是一个人憋得太久,青石突然撸起袖子,歪头“瞪”着小祸害道,“要不先拿你试试,看看能养出个什么来!”

小祸害刚趴下的耳朵瞬间立了起来,然后一溜烟就跑没了影…

青石在后面佯装紧追几步,然后便缓步慢走。

等到他回到住处时,小祸害已经找了把椅子躲在底下。

青石撇嘴笑道,“别躲了,你都成精了,还能养出个啥?一会我去闭关,你给我老老实实待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天天溜出去!”

小祸害白了青石一眼,打了个响鼻,它实在是看不透,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抽风一般,刚从那竹屋里出来时脸上都快阴沉的拧出水来,现在却好像没事儿人一样,甚至好像还有点兴奋?

小祸害从椅子下钻出,在密室门关上的前一刻,它看到了青石唤出了“寒月刀”,那把他从“明贤榜”获得的人品法宝。

清晨,朝霞刚刚映出天际。

往常这个时候青石应该早就结束闭关,但是今天他迟迟没有出来,直到太阳已经爬起,小祸害才看到面容憔悴的青石从密室中走出。

他整个人就像是瘦了一圈。

青石的变化太大,哪怕是戴着面具都被洪宝看了出来,两人在荒队议事阁中刚一碰头,洪宝就绕着他看了一圈,然后戏谑道,“啧啧,小师弟,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这爱好呢?”

“什么爱好?”

“不用多说,我懂你。”洪宝拍着青石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不过,听师兄一句劝,只有耕不坏的地,没有累不死的牛啊!”

“什么地?什么牛?”青石疑惑。

洪宝白了一眼青石,刚想嘲笑他装的太像,便听到身后有人调侃道。

“洪胖子,你又在教唆什么呢?”

青石隔着洪宝“看”清了说话的女修,对方和林可有些相似的地方,身材样貌都不算出众,而且有些瘦弱,唯一不同的是,这女子眉目间带了一丝英气。

洪宝扭头满脸堆笑道,“没什么,没什么…齐师姐,听说今天我们俩就跟着你老人家了,这次又是什么案子?”

“你说谁老呢?!”齐玉瞪了洪宝一眼。

“你看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洪宝佯装左右拍了几下自己的脸颊。

“得了,得了,假模假式的!”齐玉白了洪宝一眼,然后偏头审视了一下青石,“你就是青石?”

“嗯,拜见齐师姐。”青石按照礼制抱拳道。

“好好干,争取日后进我玄队。”

说话间齐玉瞥了一眼洪宝,只见洪宝歪着嘴,装作没有注意两人在说什么,当感觉到有人正在看他的时候,洪宝瞬间换了张笑脸迎了上去。

“齐师姐,咱去哪?”

“走吧,到地方就知道了!”齐玉沉声道。

不光是洪宝,连青石都内心里“咯噔”一下,因为这齐玉的语气似是非常沉重,只怕这次要去看的案子不会轻松…

一路上洪宝明里暗里的没少吹捧齐玉,齐玉开始时还有些“免疫”,但是被捧的多了,也不禁喜形于色,连话都多了起来。

青石和洪宝这才知道三人要去的地方,原来这次的目的地并不在安京府内,而是在城南百里外的天台山。

天台山,初听起来名号很大,但其实地方很小,主峰连武峰山的旁系支脉都比不上,能得此大名只是因为离凉国皇城太近,所以才被凉皇赐了这么一个名字。

而这次三人接到的案子据说是件积案,同类的案子在最近一年多中已经连续发生了六起,而且全在安京府和周边城邑,但是这一系列案子直到第四次才引起了刑门的注意,而当时接到案子的刚好就是玄队齐玉那组。

没想到齐玉和其他两人只查到了不多的线索,能帮助他们真正抓获凶手的信息一点都没!

第五起和第六起同类案子发生后,又是齐玉那组接手,但是他们三人依旧毫无收获…

这让齐玉三人倍感受挫,而且这一系列案子的受害者都不过是凉国境内籍籍无名的普通修士,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也都不是什么名门大户,可以称得上既无利可图,又无名可追。

所以第七例案件发生后,那两人直接找了借口不再参和,只剩齐玉一人坚持。

可是齐玉一人势单力薄,所以她又直接找到枢要,要求安排人手,枢要琢磨了半天,天地两队是不可能为了眼下这种小事借出人手的,而玄队其他人更是如避祸一般各种推脱。

最后,玄队的枢要干脆从最不喜欢的荒队那里借出人手,而首当其冲的人选就是洪宝和青石二人。

齐玉明白,这已经代表了上面的态度,只是,她心有不甘!

因为她每每想到那些死去的女修时,她就有怒火中烧喷涌而出!

三人很快到了天台山脚下的连家庄,刚进山庄大门,青石三人便听到嚎啕大哭。

逝者正是庄主的掌上明珠,连如意。

当青石跟洪宝见到连如意的时候,两个人都汗毛倒竖,紧皱眉头。

洪宝叹息道,“怎么这么惨,这已经都成人干了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