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魔怔了…

齐玉在刑门中一连消失了几天,她一个人待在南城的一栋老宅中,宅中只有三两家仆,还有一个自称是齐玉爷爷的老者。

那老宅正是齐玉一直准备的“祖居”,她相信颜秀真是那个凶手的话一定会暗中关注自己。

青石跟齐玉从七次案件中得出一个结论。

那就是连如意那种家世背景的,已经算是七人中最好的了。

如果不是齐玉的执着,她们这种背景的受害者还无法引起刑门的足够重视。

另外,按照连德容的说法来看,连如意性格温和,不谙世事。

而这些特点在其他六个受害女修那里都或多或少的有所体现。

所以,哪怕齐玉没有信心说自己的相貌一定是“秀颜坊”坊主“喜欢”的那种,但有一点她确信。

就是单纯又无背景的筑基女修,无疑是最好的猎物!

而钓鱼是件需要耐心的事情,有时还需要一点运气。

并不是说有了诱饵,狡猾的鱼儿就一定会咬钩,尤其是当你特别想钓到它的时候。

只是颜秀到底会不会上钩,什么时候才会上钩,青石他们也并不知道。

…………

青石到玄队找齐玉的事很快就传进了洪宝的耳朵,洪宝起初还有些怒意,但是当看到青石连续两天无所事事的时候,他便放松了下来。

好景不长,洪宝很快就发现青石天天往“秘阁”跑。

“秘阁”连洪宝自己都没有资格进入,这不禁让他内心复杂起来,嫉妒,疑惑,还有对手中“玩偶”不听话的焦虑。

他并不知道青石耗在“秘阁”中究竟在找什么,但是让他略微宽心的是,哪怕是借用齐玉的权限,青石也看不到多少有价值的卷宗。

青石没有忘记他来刑门的初衷,他要利用一切手段去找鬼殿和鬼殿殿主的消息,他接连数日翻阅大量卷宗。

这些卷宗权限都属最低,其中有一多半是没有头绪的悬案孤案,而真正牵扯到鬼殿的案件并没有多少。

青石大失所望,他隐约感觉,要想接触到他真正关心的事情,一定要在巡案司中获得更高的权限!

同样,如果想在“藏经阁”看到更多典籍,就一定要入内院!

两者殊途同归,这让青石暗下决心,决不能只停留在荒队!

第六日,就在青石随手翻阅的时候,一部卷宗引起了他的注意。

“向秀和秋璇!?”

他没有料到,在这种权限的案件中居然会出现这样两个名字。

整个案子的记录极短,二十一年前,巡案司长老向秀和秋璇追查魔修,于北郡下落不明。

两人最后出现的位置,也极不起眼,后人自然是走访巡查过,但是再无下文。

也许正是因为整个案子没有太多实质信息可查,才会被放在了一堆没人在意的卷宗之中…

“向秀,秋璇,向秋…”青石心绪起伏不宁。

…………

洪宝一连两日来叫青石去春烟楼,让他满意的是,第二次青石便答应了下来,只不过青石红着脸一再言明,只去听琴品酒,否则再也不去!

洪宝一听乐了,索性顺其自然。

可是第二日青石又一头扎进“藏经阁”,洪宝哭笑不得,他早就听说了青石在刑院的另一个称号,“书呆子”。

洪宝好奇青石又会搞出什么花样,他隐隐有些不安。

三四天时间里,青石只离开刑门两次,每次出去都是兑换了一堆的荒兽血晶回来。

洪宝派人悄悄跟在青石后面,青石也无意隐藏自己的行踪,结果洪宝的人回来后满脸艳羡,说是青石出手极为阔绰,一连两次花了上千中品灵石!

“敢情这小子还是个土财主…”洪宝听的脸上横肉直跳。

但是洪宝哪里知道,“土财主”每次买完血晶都像是在割他的肉…

青石眼瞅着袋中的灵石越来越少,欲哭无泪,他确实没想到,养灵这件事居然这么耗时,耗钱,还耗生机…

他整晚整晚的把自己憋在密室之中,就连小祸害都经常在密室门口溜达,怕他在里面再有个好歹。

“豁出去了!”

当最后一块血晶置入养灵法阵之后,青石一咬牙,闯出密室,直奔兑换血晶的店铺。

“又是一千中品灵石!?”

洪宝的人这次下巴都惊掉,连带着洪宝都开始怀疑对青石的钱色攻势到底能不能成…

青石也是被逼无奈,他在“藏经阁”里蛰伏了几日,就是在找养灵的典籍,但是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轻易找到,最多就是些浅尝辄止的文献。

但是聊胜于无,大方向还算是明确,缺的全是细节。

好在青石还有《地魂书》傍身,里面一些秘术虽然还无法彻底施展,但总归还是有些用处,而且他这次连“地魂”都调动起来,连日施展“推衍术”,只为找到弥补修为和生机不够的缺憾。

而青石苦思冥想出来的方法就是自己搭建“水灵阵”,此阵专为“寒月刀”准备,整个阵法五行血晶俱全,但是又以水属血晶为主,一旦养灵成功,诞生而出的器灵就将是五行属水!

…………

第十二日夜。

青石的密室中传出一阵压抑不住的大笑声,惊的小祸害“噌”的站了起来,它耷拉的耳朵竖起,两眼放光!

他整个人好像都有点魔怔了…

…………

第十三日早。

安京府北城,骁飞正溜溜达达跟在一个少爷的身后,他四下里张望了一下,加紧了两步。

正在他打算“撞上”前面那个少爷的时候,青石留给他的传音玉简突然泛起灵光,一道冷漠的神识打断了骁飞的行动!

“~来找我~”

骁飞抓狂,他刚准备下手,就被吓得生生缩了回去,最要命的是,他还顺嘴传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小煞星,怎么又是你!?~”

“~你说谁!~”青石冷声喝道。

骁飞驻足在街上,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嘴里嘟囔道,“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刚才差点被偷的那个少爷听到了异样的声响,他回头惊愕的看着骁飞,然后抬脚紧走两步,如避瘟疫。

骁飞转头换了一个“屁颠屁颠”的声音传了出去。

“~小爷,咱们哪儿见?~”

…………

中午,南城某个偏僻的街尾,一个面貌清秀,一头灰发的青衫修士正在小声跟对面的灰袍人交代着什么。

灰袍修士一边听一边不住点头,“小爷,我办事,你放心!”

青衫修士平淡道,“好,事成之后自然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