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灭宗之战

一道蓝白光柱从地下激射而出。

光芒中一个“中年”修士目眦欲裂,他白发披肩,浅蓝长衫上有大量冰晶向下散落。

此时,三川山的天地被两大强者渲染成红蓝两色。

“老祖!”

临云宗中有修士泪流满面,三个老者立在破败的“临云殿”前,坚定而又决绝。

宗主韩泽冲向映红了三川山的“红日”,他长啸一声,似是将毕生之力都加诸于己身!

天地间,蓝红光芒激荡,两种颜色正式交错!

天地寂静。

二十里外的战舟上,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如日光直射眼瞳,一片花白。

紧接着传来轰鸣之声,如千百道惊雷在众人耳旁炸响!

百里外,三川城上,城主府众人中,只有城主和守将几人能勉强睁开双眼,他们用手遮在眼前,眯眼看着远处三川山上,一轮“白日”冉冉升起!

“老祖!”临云宗中有年轻后生激动大吼。

秦阳的“红日”被韩泽顶了出去,升入灰暗厚重的云层之中…

战舟上,绝大部分修士都只是筑基境,金丹境也不过一成而已,对于他们中大部分人来说,这种绝世之战完全是第一次看见。

青石内心中惊涛拍岸,哪怕他看不到,但是那无与伦比的灵力波动却主动映射到他的识海之中。

数息之后,正当众人以为就这样结束时,激变突起!

压在天际上的浓厚乌云被无数道光柱捅破!

紧接着,筛子一样的云层像是被天外的巨人一口气吹散,一瞬间荡然无存!

五息之后,一阵轰鸣从远方响起!

那轮“白日”再也承受不住,爆碎在无际高天,紧接着天地间刮起一道飓风,冰寒刺骨。

战舟挂着冰霜,在狂风中摇曳,甚至有船直接撞到一起,好在都有法阵光盾守护,否则还未开战便要船毁人亡。

一众人在船上被晃的七荤八素,直到此时他们才清醒的意识到,这才是刑门大能的真正实力!

这便是化神境的修为,一人之力便可平山灭城!

更何况现在是两人拼死相搏!

三川山的雪彻底停了。

一缕残云中,一道蓝色的人影从高空中极速坠下…

正当临云宗众人绝望无助时,那道人影越坠越慢,直至最后离地百尺时,他又重新御空而起。

秦阳身着金丝玄衣,悬在近千丈高空之上,脚下便是三川山主峰,只刚才的“红日”余威,便已将临云宗毁的面目全非。

只听秦阳冷声道,“韩泽,老夫还是小看了你,能用‘冰息术’自封千年不陨,你也算是有些本事,但是你现在还能再撑多久?十息还是百息?”

韩泽抬头怒视秦阳,“杀你足够!”

“哈哈哈哈!”

秦阳大笑四声,蓦然冷冽起来。

只见天地间游离的灵气再次向他凝聚而去,这次更有无数红色晶莹点滴显化而出。

整个天地间再次骤冷,朗朗晴空下居然又一次飘起飞雪!

这是秦阳在以化神之力沟通天地灵气,夺五行火灵!

对于韩泽来说,越是冰寒越是有利,他解开“冰息封禁”,一股冰寒之气从其体内蒸腾而出,在四周形成氤氲白雾。

在白雾彻底笼罩韩泽之前,眼尖的人已经看到他的变化,他整个人像是脱水了一般,肤如橘皮,一下子苍老了无数岁月。

与此同时,千丈范围内,亦有无数蓝色晶莹聚向韩泽!

这些晶莹点滴经过之处,草木枯萎,挂起寒霜。

韩泽燃尽修为。

他于白雾中向下俯视了最后一眼临云宗,一滴热泪流出,还没落下,便被冻在了他冰蓝色褶皱的面颊上。

“战!”韩泽爆喝!

“战!”临云宗数千子弟声震三川!

刑门三十余艘战舟沉默了,青石站在甲板之上,他突然有些恍惚。

韩泽如一支蓝色的冰刺长箭,一飞冲天。

弹指不到,韩泽便突至秦阳百丈范围,直至最后一刻,秦阳才动用神通。

“叽!”

一道尖锐鸟鸣响彻天地,于秦阳指尖飞扑出一只半丈大的火焰朱雀。

天地间又是一声轰动,激起漫天火雨。

战舟的法阵光盾忽明忽暗,闪烁不定,为了防住这些流火,似是快要耗尽了他们的余力。

灰白色的三川山变成了火焰山,临云宗内快要变成人间炼狱。

“秦阳!”韩泽怒吼。

他拼了命要将秦阳引致天际之上,秦阳看穿了他的心思,以猫戏老鼠的心态,紧随而去。

天际上交织出一篮一红两道光芒…

高天之上,传出“隆隆”之声,一个个光点闪灭深空。

十三息时。

整个三川沉寂。

天空中开始飘下无数蓝白冰晶。

乌云重聚,闪电游走在云层之中,冰雪再次落下…

“化神已陨!临云宗还不受降!”

三川上,秦阳于未知之处,传下一道法旨。

“战!”

临云宗只有一道声音传出!

“呜…呜…呜…”

号角又起,战舟从四面八方向临云宗汇集,还有百丈高度时,便见千余道玄色身影自战舟上倾落而下。

青石双手死死握着战舟上的护栏,他的心绪不宁,气息不稳,甚至连身边的齐玉都看的出来。

齐玉猜到青石在想些什么,她看着船下火海之中的临云宗,沉声道。

“他们既已私通魔修,便要想到会有今日,哪怕他们也都是如你我一般有血有肉。”

说话间齐玉伸手搭在青石的左手上,她轻轻握了一下,继续道。

“青石,你我既入刑门,便应以职责为重!想想那些被魔修害死的人,想想炉鼎案,想想连如意她们。”

对于齐玉的一握,青石没有一点防备。

他默默抽出手来,一言未发,纵身跃下战舟!

齐玉的心情本来就因临云宗的惨烈而低落,看着坠入尘烟中的青石,现在更有无名失落。

她抿着嘴,跟着纵身一跃…

战舟此时已经向前飞出一段距离,青石与齐玉,只在几十丈距离内,便就此走失。

只因为临云宗修士已在最后时刻,布起了无数幻阵迷阵,将刑门众人全部分割开来!

青石刚一落地,便动用“极致平衡”境的神识,连带着动用“破逆之瞳”,迷阵已经影响甚小,幻阵则完全被“破阴”之力洞悉。

三名临云宗的筑基修士从迷雾中闪身出现,直奔青石而来!

来者筑基初期而已,在青石手下连一合之敌都算不上,当青石看着三个在地上闷哼的临云修士时,他最终还是不忍下手。

他走上前,左手拎起一人,右手直接扣在对方灵台之上,他想知道,临云宗到底有没有私通魔修。

结果搜魂之后根本没有魔修的记忆痕迹。

也或许是这人修为不够,不足以接触那么隐秘的事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