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云裳

卓廷寒声喝问,“你是何人?”

云裳掩嘴轻笑两声,才缓缓说道,“我是谁,并不紧要,认识这些便好!”

云裳说完一翻手,红色长袖中锦囊大开,成堆的兵刃像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摔在地上!

这些兵刃越堆越高,直至碍到云裳自己!

卓廷脸色发黑,二楼的谢乾更是脸都绿了!

钱益颤颤巍巍道,“这是?…”

云裳手上一翻,又唤出一把女修用的短剑,随手丢给钱益,“喏,送你了!”

钱益慌忙接住,他定睛细看,待看到剑柄上的“十心”印记时,他傻了…

“准…准灵宝…送我了?”

他赶紧又低头看了一眼满地的法器兵刃,结果惊得倒退两步,如梦魇初醒!

居然全有“十心”印记?

钱益暗暗叫苦,几欲捶胸,“这准灵宝怎么就真成大白菜了呢?”

他赶紧收起手上短剑,双手互相拍打整理了长袖,一拜到底,“敢问姑娘是?”

云裳扭头看向卓廷,背着双手,翘着下巴,嗔道。

“你们不是要找十心么?十心乃我家师!而他,不过是我家后辈而已。”

钱益心中发苦,“娘的,是我随口编了一个‘十心’的名号,怎么可能真有!?”

但钱益也是老道,自打脸面让永兴行名誉扫地的事他是肯定不会做的。

让自己搅进浑水他更不可能干。

而且现在明显是神仙打架,两方人马都是有备而来,这点他再看不明白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拿人手短…出手这么阔绰的人,我哪得罪的起…得了,装死吧…”

想到此处,钱益干脆顺水推舟!

云裳瞟了一眼青石,青石此刻一脑门子官司,愤愤不平!

他可没忘,在青纱帐时,他曾发过“毒誓”宏愿,“小毛丫头,大言不惭!敢叫我小师侄!看我下次见你,不打烂你的屁股!”

可是真等见面,他哪敢?

啊,不对,他哪舍得打烂自己救星的屁股?

青石彻底怂了,但是输人不输阵!

他轻哼一声,挺起胸膛,一扫生机不足的颓势!

这些细节全被众人看在眼里,眼下更加确信两人早就认识。

卓廷磨着后槽牙道,“一个黄毛丫头,也敢胡说八道!我卓廷养灵数百载,怎么从未听闻什么十心大师,更是不知哪位前辈会收你们这等徒子徒孙!”

云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家师隐世已久,名号自然是比不上你卓大坊主!只怕您老这次跟小辈一斗,名声还会更胜一筹呢!”

卓廷一听云裳在拐弯抹角的骂自己,气的鼻子都歪了,他指着云裳道。

“你…你说自己是十心的弟子就是么!?天下人可是如此好欺的!”

云裳捂嘴笑道,“卓坊主难道还想再比斗一场么?”

卓廷目漏凶光,发狠道,“如若你赢的了我!你爱说是谁,便是谁!”

他早就看穿云裳修为,不过就是金丹中期。这种修为对于二十不到的女修来说,已经是巅峰之列,但是对于器灵师来说,却并不够看,入门而已。

所以卓廷如何会被轻易唬住?

云裳轻哼一声,“我看你是赌斗的上瘾,不过,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说话间,云裳右手抬起,一股接近元婴的神魂之力骤然涌出!

在场十来个元婴老怪心有震撼,卓廷更是如遭雷击。

“不可能…”

与此同时,云裳脚下那堆准灵宝犹如活了一般,纷纷振动响应,这是如鸟兽卵胚的器灵在急于孕化复苏!

“器灵师的‘魂引之境’?!”

“可还用再比试一番?”云裳松开右手,一堆准灵宝又“噼里啪啦”重新乱做一堆。

卓廷也不过刚刚触摸到这个境界,他面如纸色,跟丢了三魂六魄一般。

他一抱拳,扭头就走!

“等等!”云裳喝道。

卓廷背对着青石和云裳,脚步一滞。

“愿赌服输,难道卓坊主这么快就忘了么?”云裳冷淡道。

卓廷扭身甩给青石一卷地契,冷哼一声后,头也不回的迈出永兴行。

二楼,谢乾倒退两步,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他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兰”字包间内,又有一灰衣老者飘然而下,他显露霸道气息,震慑全场,有人眸光闪烁,心中忌惮。

灰衣老者向着云裳一拜,“少主!”

说完他收走地上兵刃,守在云裳一侧。

“我们也走。”云裳说完扭头看了一眼青石。

“还愣着干吗?”

…………

“嘿嘿,没想到小煞星还有这么一个漂亮师叔…”

骁飞一脸奸笑。

他现在心情不错,等拿了拍卖所得的数千上品灵石后,更是按奈不住的小兴奋。

“夕阳无限好啊…”

奔回南城的骁飞正盘算着自己又可以从青石那里抽多少份子时突然察觉不对。

身后有人!

他唤出金丹境的机关“夜枭”,疾跑两步,一跃而起!

他身后盯梢的胖子不急不忙,反倒驻足下来。

骁飞心中一紧,暗道“不好!”

“嘭!”

一道瘦削黑影从天直坠而下,一脚踏在“夜枭”背上!

机关兽羽翼震裂,连带着骁飞坠落三丈!

骁飞晃晃悠悠挣扎爬起,他知道,大难临头,出手之人至少金丹修为!

在一双大手反扣骁飞双臂时,骁飞捏断了手中的传讯玉简…

…………

安京府西城,某处地下隐秘之所。

面对云裳,青石终于找到机会问出心中所惑,“云姑娘,为何上次买我灵宝却不相见?还有这次…”

云裳揭开面纱,巧笑嫣然道。

“你猜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