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渐行渐远

五只机关鼠在密道中来来回回寻摸出路,虽然找的不如穆雪的虫群快,但至少是比他俩要效率高出很多。

而且这几只机关鼠居然无意中破了几处幻阵!

绿衣修士见到这种情形有点傻眼,这才醒悟过来,人往往过于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才容易被各种暗示吸引误导,甚至被幻阵支到歧途。

而机关鼠不像人的感官那么复杂,并且在它们拥有一定自由度下反而能收到奇效。

他庆幸自己一心五用的本事还没练的纯熟,让机关鼠自己误打误撞找到了出路,随后他索性不再刻意去控制机关鼠的行动,只在实在无路的情况下再去操纵他们另走它路。

然后他一门心思的看着阵盘上的五个亮点,还有它们走过的淡黄色线路,他内心中有些激动,这密道真正的出路显然是快要被他们找到。

红衣大汉立在一旁,一会动动胳膊,一会动动腿,不光恪尽职守的意思都没有,眼睛也快长在阵盘上了。

绿衣修士也假装全神关注,因为暂时无事,也就没揭破此事。

正当红衣大汉走神时,一个黑影正贴着地面悄然靠近,等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再受控时已为时已晚。

他眼瞅着自己的手抬起了两柄开山斧,他想怒吼提醒那绿衣修士,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感觉自己的神魂被外来的东西挤到一个角落,自己已然丧失大部分主导权!

此时此刻,他倒更像是一个旁观者。

“你疯了!?”

红衣大汉砍下去的一瞬间,绿衣修士及时警觉,毕竟他也没有全心投入在阵盘之上。

他双臂发力一撑地面,下盘也运气而动,猛的滚向一边!这才险之又险的避开两柄斧头。

红衣大汉一边抬起斧头继续劈砍,一边却又向着绿衣修士挤眉弄眼,那表情里既有惊恐,又有委屈,显然那黑影并未完全占据他的身体。

这大汉又是一记力劈,只是速度和准头都有些不正常,绿衣修士轻易便闪身躲过。

“大胆鬼物!再不退走就镇压了你!”

绿衣修士看出端倪,一声大喝,随即唤出两张“金禅符箓”,仗着自己行动快于红衣大汉,如一条泥鳅一样,游走在开山斧之间,先是在红衣大汉额头贴了一张黄色符箓,然后一闪身就到了他的背后,随手就是一张符箓贴在他的后心。

顿时两张符箓上法阵激活,放出金色光华,在金辉下阵法犹如两张黑金大网,分别从前后两个方向延伸交汇在一起。

正当绿衣修士贴完这两张符箓退走时,他突然发现一个人形黑影从红衣大汉的脚下迅速退去,他惊出一身白毛。

好在这黑影已经退走。

绿衣修士心里极为庆幸,因为天玑宗擅长炼制法阵,像那天时钟,机关鼠,还有这镇邪符箓,核心都要依靠法阵。

“如果是自己被那鬼影控制了身体,红衣修士会如何对待自己?

像他这种只会挥舞斧头的莽汉,估计也没别的招对付自己,可能两把斧头就把自己干净利落的解决掉吧?”绿衣修士想到此处都有些后怕。

“兄弟,你愣在那干啥!?快帮俺松绑啊!”

红衣大汉被黑金色阵法裹得像一个黄金粽子,在原地扭动着蹦来蹦去。

“我怎么知道你现在有没有被鬼物夺舍了?”

绿衣修士唤出一柄布满流光法阵的短剑,顶着他的喉头,冷幽幽问道。

“俺真的已经没事了!刚才要不是俺一直努力干扰它,你早就被它砍死了!快放了俺!”

红衣大汉扭动着怎么也摆脱不了这套“金禅符箓”。

“哼哼,休的骗我,鬼物受死!”

绿衣修士也不管那红衣大汉怎么解释,把短剑回拉,蓄势就要前刺,这个准备动作在明眼人看来极为夸张,但是那红衣大汉早就吓破了胆,他带着哭腔,哇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兄台!别杀俺啊…俺真的没事了!”

然后“噗通”一声跪倒下来,长条粽子变成了折叠粽子。

绿衣修士内心冷笑,他这一路上没少被这大汉“折磨”,现在可算是得了机会戏弄他一下,绿衣修士故意围着他看了又看,那红衣大汉也扭着脑袋紧张的跟着看他。

“看来那鬼物是怕了我的’金禅符箓’。”绿衣修士说完解了符箓。

红衣大汉哆哆嗦嗦的爬了起来,好生尴尬,但是又不敢说什么,只得转移话题。

“这个,兄台,多谢兄台搭救,兄台救命大恩小弟铭记五内。”红衣大汉道完谢就再没有任何表示。

绿衣修士有些气结,后悔还是心慈手软了。

“兄台,那五只机关鼠如何了?还好兄弟俺刚才拼命反抗,没让那鬼物得逞毁了阵盘。”红衣大汉蹲下来看着地上的阵盘说道。

绿衣修士对他也是无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重新监控起五只机关鼠。

他盘坐在地,但注意力却始终有一部分在那红衣汉子身上。

而那红衣汉子,半蹲在他的身侧,也不时用余光审视着这个瘦弱的男子。

这两个人离出路越来越近,但是彼此的信任还未等建立起来,便已经渐行渐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