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图穷匕见

“你怎会逃出幻境!?”

秦无忧的声音穿透了大殿中的杀伐声,突兀而响彻!

青石也早就发现了秦无忧的异常,他和向秋回转身子,面对着殿中,他并未回应秦无忧,因为这句话同时也是他想问秦无忧的。

向秋紧握了一下青石的左手才放开,然后唤出弯刀,与青石并肩而立。

“你想杀我们灭口么?”青石冷道。

“当然!只是没想到,像你这种蝼蚁一般的东西,居然能活到现在!还屡次坏我好事!”秦无忧说话时已经咬牙切齿。

“事以至此,我们也不用再隐藏了!”秦无忧率先摘下自己的面具,看似随手扔出,但是却充满力道,直接飞向一个完全没有防备的天枢门修士!

一击之下生生切断了天枢门最后一人的喉咙。

紧接着秦无忧纵身一跃,直接落在两人八丈之外,向秋虽然时刻警惕,但依然被惊得倒退半步,而青石未动分毫。

秦无忧此人剑眉星目,鼻翼高挺,一等一的完美男人,难怪颇受女修追捧。

只是,他眼睛四周现在都是紫黑颜色,顺着两边眼角渐渐淡化变细,显得极为诡异。

青石不知道秦无忧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按道理说,他的修为占着绝对优势,此刻还废这些口舌干什么?

青石也摘下面具,随手收入储物袋中。

“果然是你。”秦无忧语气平淡,右手持扇,指着向秋道,“那你呢?向秋师妹吧。”

向秋冷哼一声,摘下面具,怒目而视。

“有一事困惑我多时,你如果告诉我,我就让你俩都死的痛快一些!”秦无忧发狠道,“你到底与宁津城中那个魔修老道是什么关系?!你与那何文正又是什么关系?!”

青石冷笑,心中了然,“看来秦无忧不光做事小心谨慎,更是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他应该是想多了,也想岔了,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所以如鲠在喉!恐怕他此刻还担心着自己留有后手,所以大有忌惮!”

正如青石所想,秦无忧此刻色厉内荏,实则心中焦虑,方寸已乱。

青石道,“呵呵,我会告诉你,不过这之前我也有话问你,看看我猜的对还是不对!”

秦无忧愣了一下,凝眉望着对面这个少年,他沉默不语,不置可否,但是内心中却非常渴望知道这个对手究竟都知道什么,到底什么来头。

青石平静道,“这‘极冥宫’就是一处陷阱,专门用来’坑杀’修士,而且这里千百年来恐怕已经’坑杀’过无数次来此探宝的修士!”

“呵呵呵,我倒是好奇,你如何知道这里发生过无数次‘坑杀’?”秦无忧攥紧扇子,故作镇定。

青石沉声道,“这‘极冥宫’本身建的磅礴大气,丝毫没有传说中的阴森恐怖,在常人看来,这可谓是极端反常。

但是,如果这才是真正的鬼殿,这才是常态呢?

而那些迷宫暗道,生死石室,机关兽群,还有最后的幻象,如果它们都是在原有基础上后建的呢?

我不相信前人花费了这么大的心血去建造一处恢宏的地宫,然后会再用一些阴毒险恶的东西去选出有大气运的传承者!

不,在我看来,这太奇怪了!

那么,我们遇到的这些事才应该是反常的!让人感觉格格不入!”

青石说到这里,向秋眼中也有神采一亮,“是的,就是这个感觉!格格不入!”

青石继续说道,“要我说,这些额外的东西更像是一个村童捕鸟的陷阱!而这些阴狠毒辣的陷阱只用一次?那岂不是太浪费了?”

秦无忧有一瞬走神,被青石敏锐的捕捉到,青石轻笑道,“没见过村童捕鸟?哈哈哈…”

青石也不顾秦无忧的脸面,又道,“村童以木棍支起簸箕为陷阱,簸箕外有些许粮食,一来让过往飞鸟可见,二来麻痹飞鸟让其放松警惕,当它们被诱饵所惑,全部聚在簸箕之下时,村童便会以绳抽走棍子让簸箕困住飞鸟。

这‘极冥宫’中的法宝就是诱饵,一步一步引人深入。直至那鬼物的出现,让人丧失信任。还有选宝与夺宝的石室,让矛盾更加激化!最后更是在生死石室中互相残杀,人数骤减一半,还给了鬼物噬人的可乘之机!

让人心寒的是,没人在意这背后的真相!

而你,秦无忧!就是那个在外面撒食之人!”

“你很聪明。还有什么?”秦无忧面色阴沉。

青石冷笑道,“你手中那个手镯便是开启地宫的钥匙,这钥匙之前是在那四个散修手中,可它真正的主人应该是你吧?

最开始时,你让人摆摊叫卖那个手镯,因为它暗藏玄机,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它的不俗之处。”

“那是我卖的…”秦无忧听到此处脸色极为难堪,他嘴角抽搐,咬着后槽牙道。

如果说青石之前的话靠猜测还是可以做到,但是卖手镯这事极为隐秘,他曾经认为自己做的绝对天衣无缝。

青石继续缓缓陈述,“然后那手镯便被欧阳林杀死的那个散修买走,他还以为自己如获至宝,实则却是一道追命符!

他叫了自家兄弟一起来了这里,结果折损了一大半人手,他们不敢继续只得回撤,但其实这也是你和你背后那个人设下的陷阱吧?”

秦无忧的眼中此刻掠过一道微不可查的慌乱。

“如果你们真不想让他们离开,凭他们的本事是无论如何也出不去的。

而这正是你们的目的,让他们在外面制造一波声势,让所有人都以为这‘极冥宫’最早是由他们发现的。

然后你再给他们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可叹,这些江湖散修又有几个手上是干净的?”

青石说到此时想起先前看到的散修记忆,内心里有隐隐悲伤,他缓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

“你以他们杀人夺宝为由,斩杀了为首金丹。

而欧阳林会帮你,是因为你告诉他有发财的机会;那穆雪则应该是完全不知情,还以为是和欧阳林一起帮你替天行道了!

然后你利用欧阳林和穆雪的影响,成功组织了这次探宝。你则成功的掩人耳目,置之事外!”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不可能只凭这两日的线索就分析到如此地步!你到底是谁!?”秦无忧此刻风度尽失,话语失态!

他感觉自己的所有秘密都呈现在了别人的眼皮子底下,简直是如芒在背!

向秋之前虽然也有考虑,但是当猜测坐实后,也让她震动非常。

她感叹,没见青石一次说过这么多话,而且话语铿锵有力,句句诛心!直接影响到秦无忧的整个心态!

她甚至怀疑,眼前这个少年如此心智,真的只有十六七岁么?

秦无忧在一边压抑着自己,他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而青石决定给他再添一把火!

“我是谁?你和李铭浩不是早就怀疑我是魔修了么?只是可惜你没有确切证据。

明着为难我们你怕闹出误会,万一我们真的是何文正的人,那就等于是给人落下了把柄,得罪了何文正。

但是我始终有种感觉,不愿明面上得罪何文正,也只能让你忍耐一时!

直觉告诉我,就算我们真的都是刑门中人,你也没打算放过我们!

你应该是想用最万全的手段,在‘极冥宫’中神不知鬼不觉的灭杀我们二人,来个死无对证!

我说的对么?

但,这又是为何?”

“好,好,好!我便回答你这个问题,让你死个明白!

我的高祖乃是天枢门长老,后来才并入刑门,所以我们秦氏一族不管是在天枢门还是刑门,都称得上是名门望族!

可是刑门成立至今,万年而已,就见颓势!派系林立,混乱不堪!

可这一切如果掌控在我天枢一脉之下,又怎会如此?!

而何文正,一介凡俗儒士出身,非要跟什么新派搅和在一起,和我们天枢门作对!

所以,你是魔修得死,是他的人更得死!”

秦无忧说到此处,面目狰狞。

这些事情向秋之前只是听闻一点,这让她内心极为复杂。

秦无忧突然又想到一事,“那么刚才你已经承认自己是魔修了?那你和何文正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会有他的令牌?!”

“呵呵,我如果说,我跟何文正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信么?”

秦无忧对这个回答有点无言,可他还是在潜意识中相信了青石所说,他刚想再说什么,又听青石开口,“你也别一口一个魔修的叫,你就不怕你的主子不高兴么?”

这句话对于秦无忧而言,堪称晴天霹雳!

他整个人呆住,思绪繁杂,“这少年刚才就提到过自己和自己背后那个人,他到底知道了多少?

不!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只要何文正不知道这些事情,就不会再有人知道,自己就还有机会!

而现在必须要杀了这二人!”

秦无忧眼中杀意弥漫,气势陡升!

“牙尖嘴利!除了嘴上功夫,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此刻,图穷匕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