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突飞猛进

“桀桀…这感觉可好?…”那火焰巨脸大嘴一咧,似笑非笑道。

“哈哈哈,很好,很好!你莫忘了,待我手刃此僚,就要送她出去!”青石笑的张扬,随后左右扭动了一下脖颈,发出“咔咔”的骨节响声。

“自然不会忘记…桀桀桀桀…”

“石头…”向秋控制不住泪水,她以手背抹去眼泪,强忍悲伤。

青石为救自己,付出的代价太大,她怎么承受?

她本想怪他擅作主张,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这个你拿着,催动它便可保命…”

她掏出一个青铜小钟,递向青石。

“不用!”青石连头也未回。

“石头…”向秋急的跺脚。

“你退开,别在这里碍事!”青石话语刻薄,无视向秋。

向秋见无法再劝,哽咽着向后飞跃,直至停在广场最外侧的一座法坛之上,从这个位置她能看清大殿前的一切。

“桀桀桀…秦无忧…杀了他,也是你的唯一生路!如你不死,本座会传你《地魂书》,而且之前答应过你的事,也都作数!…桀桀桀桀…”

秦无忧虽然不甘,但是只能屈服,他跪在地上,显得极其顺从,“谢主上!”

“你二人之战,生死由命…开始吧…桀桀桀…”

秦无忧唤出一柄巨扇,爆喝一声,“燃!”

一股赤红火焰灵力瞬间弥漫整个扇体,他双手持扇向着青石一挥而去。

秦无忧也是久经杀阵之辈,见青石手持一柄短刀,知他擅于肉搏,便想抓住时机先发制人,以己之长克敌之短。

“九焱斩!”

九道火焰组成的弯刃划破长空,各自以变化刁钻的轨迹斩向青石!

秦无忧不敢托大,一出手便是杀招,筑基境便已达到灵力化形和体外控灵。

他自信这“九焱斩”在金丹境下避无可避,哪怕他青石是假丹境界,也要饮恨在此!

九道火焰弯刃激起隆隆爆炸,火焰气浪向四周冲击而去,连向秋都被那气浪扫过,灼热难当!

秦无忧心中大振,“叫你不跑,那我便再添把火!”

“烈!”

他爆喝一声,再舞巨扇,激起一阵旋风,瞬间直抵青石所在,火借风势,再次爆燃,九道火柱冲天而起!

一式“九焱斩”,三段变化!

“哈哈哈,我看你死不死!”

秦无忧大笑着狂舞巨扇,一道道火球如流星雨一般砸向青石,他此时此刻恨不得青石连灰都不剩!

整个后殿广场被火焰映的赤红。

秦无忧一连甩出去十几个大火球,他喘着气,却再也笑不出来。

对面始终未有声响,这太过反常!

正在这时,几团火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火场正中,一个墨绿色的光球若隐若现。

一个冷漠的声音从这光球中响起,“摄灵术·吞天!”

那墨绿光球犹如无底深渊,别说是火焰,似乎连心神都可以吞噬,紧接着火焰犹如被这光球拉扯旋转,形成了一个火焰旋涡,被墨绿光球飞速吸入!

这感觉就像是水池被拔下底部的塞子,起初只见水位下降,直到水位降到某一位置,就会形成水流旋涡一样!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这是,这是什么妖法!”眼见杀招被破,秦无忧震骇惊惧。

火焰减弱,墨绿光球变淡,露出手持“乌刀”的青石,他嘴角微翘,嘲讽道,“什么妖法?哈哈哈,真是可笑…这便是你朝思暮想的《地魂书》啊…”

“桀桀桀…小家伙,‘乌刀’如何?”祭坛中央那张巨脸得意大笑,忍不住插嘴。

“呵呵,还不错。”青石说完舔了一下嘴唇,斜着头,用左手抚摸着“乌刀”,如同摸着绝代佳人的纤纤玉手。

秦无忧此时就像一个局外人,没有一人拿正眼看他,把他像空气一样看待!

他何时受过如此待遇?

他在门中是天骄,在外也被众星捧月,这种落差他如何忍受!

他抛出那柄小扇子作为御空的法器,一跃而上,催动着那扇子直接飞上半空!

他想的没错,假丹修士毕竟不如金丹境,只要青石无法御空,就没有办法在近身给他造成威胁,他面目狰狞的大吼,“小杂碎,我看你如何杀我!”

秦无忧绕着广场在空中疾驰。

青石在地上仍旧连动都未动,他的神识已经足以覆盖整个后殿空间,“看与不看”秦无忧的动向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差别。

秦无忧暗恨,他的其他术法都是以灵力为主,他知道只要是灵力就逃不过那墨绿光球的吞噬,但是他还有一招!

“流火!”

秦无忧巨扇一扇之下,千百颗拳头大的火球像雹雨一般砸下!

青石第一时间就从识海中“看”出“流火”的不同之处,它并不全是火焰灵力化成,那每一个小火球的内核其实都是一块“白磷石”,火焰不过是起到加成作用。

秦无忧不信那墨绿光球连“石头”都可以吞噬,他相信只要青石被这些“白磷石”砸中,就不会安然无恙。

青石无惧,以“乌刀”开路,冲天而起!如蛟龙出海,直奔秦无忧!

“白磷石”在“乌刀”下犹如豆渣,触之即碎!

而其他砸到地上的,直接在石质地面上留下半寸深的凹陷,溅起的火石像过节时大户人家放的烟花。

秦无忧眼见青石窜起,急忙闪避!

另一边,青石在空中无法自主改变方向,与秦无忧擦肩而过!

秦无忧刚想挤兑青石一句,却见青石突然凝眉“注视”自己!

他瞳孔骤缩,暗道“不好!”

下意识就调动大部分灵力护住灵台。

他猜的没错,防范也算做到了极致!

只是结果让他出乎意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