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生死极冥

“天雷焱?”

只听这名字,青石就知不妙!

“可有解救之法?”

“没有…桀桀…”

“不管如何,秦无忧都必死无疑,履行你的承诺,送她先走!”

青石向着后殿那团绿色火焰巨脸喊道,他手上却并未停止“噬魂术·万劫”。

“桀桀桀桀…本座岂是言而无信之人…便送走你这小情人…桀桀桀…”

话音刚落,一道蓝色光柱便把远处的向秋笼罩,向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光柱便连带着她倏地消失!

几乎就是同时,小龙山,汜水城方向的山坳中,向秋被蓝光传送至此,她一下子软跪在地,泪奔而下!

片刻后她才想起什么,哽咽自语,“…叔父…你快点来啊…”

向秋第一次见青石时并没有说实话,其实她最信任的人一直是那个自小带大她的人,向宗。

向宗,性子火爆,人送诨名“向天啸”,因同僚不喜,更是常年驻扎在北寒之地的寒山城。

向宗对侄女极为严厉,但好在有护犊之情,曾经扭扭捏捏送了向秋一枚传讯玉简,一枚天价“小传送符”,一座青铜小钟。

这次青石和向秋被迫进“极冥宫”,向秋预感会有生死危机,便在进地宫前寻机捏碎了玉简,那玉简破碎的声音还曾被青石听到。

但是寒山城和汜水城这种小地方根本没有传送大阵,也就安京府这种超级大城才会拥有。

所以向宗必须要先从寒山飞到临近大城,再以传送阵多次辗转,直到离汜水最近的大城为止。

然后他还要再赶一段路程,这么算起来,向宗到的时间就真的难料了。

向宗送的青铜小钟也是至宝,号称元婴之下三次必死而不死,之前向秋用过两次,青石与晨浩大战时,她还差点给青石用上。

所以向秋也算是有些家底,可是事情的发展远超预期,她现在唯一的指望便是向宗及时赶到…

此时,汜水城北一千多里外,一个短须短发,中年形象的修士正在向南极速飞驰,他的速度已经快到激发音爆,他经过的地方,荒兽蛰伏,凡人震骇。

“极冥宫”后殿。

“事已至此,你便自求多福吧…桀桀桀…对了,对了…你如若未死,可要记得好好修炼,来日本座还要去找你…桀桀..桀…桀…”

火焰巨脸说完把后殿中最后几人的魂魄一口吞下,又化作一簇火焰,直至最后消散。

整个后殿之中,已经没有活人。

穆雪手持长戟倒在血泊中,赤色甲胄下的衣衫被鲜血彻底染透,一朵妖娆桃花最终变成绝艳牡丹,花枯满地,香消玉殒。

那七个金丹修士也在先前一个一个倒下,最后一个摇摇欲坠的刚刚也被火焰巨脸一口吞下!

至此,加上之前在石室中被人斩杀的五个金丹,百人团队中隐藏的十二个金丹修士全部陨落。

祭坛上,地品的“幻象阴灵阵”耗尽所储的最后一丝灵力,那些半真半假的幽灵魂影在闪烁了几次后,便如烟飘散,其中的真实魂魄也被祭坛上的“骷髅阵”收走。

整个后殿中再无鼓乐之声,安静的让人发毛。

此刻,“极冥宫”只剩青石一人,秦无忧的神魂被那黑色大掌碾碎,然后破烂的神魂碎块转化成生命本源被青石间接吞噬。

“天雷焱”飘到半空,最终还是到了极限。

在它膨胀到三丈三尺三寸时,它化作一道明亮的白光,瞬间充满整个后殿!

在终极爆炸的前一刻,青石放手引动“摄灵术·吞天”,撑起墨绿色光球…

后殿在“天雷焱”的毁灭之力下土崩瓦解!

连带中殿,前殿,一瞬间便淹没在火海之下,冲击波以破竹之势传导向四面八方!

石壁开裂,天顶塌陷!生死只在一线之间!

“吞天”对灵力有吞噬奇效,对于冲击也有不菲效果,可唯独对塌方下来的巨石无可奈何,青石知道,此刻自己唯有放手一搏,寻那渺茫生机。

后殿离“天雷焱”最近的地方,直接被炸出一个无底大洞!

洞穴深处往上泛着绿色荧光,有激流经过,引发“隆隆”响声。

毫无悬念,青石撑着墨绿光球直接坠落。

在他昏迷的一瞬,一道乌光从青石手中飞出,如一条墨龙护其周身,击碎漫天碎石!

与此同时,外面的极阴之地也在颤抖,天空中,鬼道子、鬼娘娘,还有何文正,正和三个蒙面人混战一处!

任谁也想不到,鬼道子和何文正居然会凑在一起共同对敌。

两方人马震撼不已,各自拉开距离。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脚下的“逆阳大阵”!

极阴之地的“逆阳”祭坛闪烁出五彩光芒,一声嗡鸣过后,五彩光华汇成一束,直上云霄!

同一时刻,在天际的另外几个方向,也隐约可见几方光柱冲天而起!

一刹那,天空风云倒卷。

六个人被光柱分开,望着眼前的奇观神采各异。

“还是晚了一步。”鬼道子和何文正异口同声。

另外一方,为首那人沙哑道,“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不少,但愿加上这次吸收的生命本源,主上可以成功脱困。”

“可惜,可惜,这次我等精力有限,只能托付给那个毛头小子布局,要是能设下完美大局,也算是收官绝唱了!”旁边一执双爪的修士似有惋惜。

他顿了一下又叹道,“加上这近千年的时间,才凑齐八百多个金丹,七个元婴,还是不够….”

“八百个金丹,七个元婴,还有完美大局”,这些在他的眼里似乎就是寻常事情,连远处的鬼道子跟何文正听到了都面皮抽搐,这简直就是说给他俩人听得,赤裸裸的示威!

而八百个金丹和七个元婴的失踪,分散在千年时间里虽然不算什么,但是累加起来,也确实被刑门关注过,今天悬案终于水落石出。

“只是’逆阳’主阵并未完全竣工…主上他会不会…”旁边一执双钩的人略有担忧,低沉应声。

“复生无碍,修为就难说了…..但看这情形,主上恐怕也是出于无奈之举…”沙哑声音的主人低头看着脚下,微微摇头。

大地颤抖的更加剧烈,在整个极阴之地深陷下去前,那几方五彩光柱开始消散。

“大势已定,我们走!”

光柱并未散尽,那三个蒙面人便分成三个方向爆射而去。

鬼道子等人叹息一声,不再纠缠。

“今日便到此为止,下次见面你我再做计较!道兄好自为之!”何文正向着鬼道子一拱手,转身消失在汜水方向。

鬼道子看着远去的何文正,轻声自语,“天下将乱,他就拜托你了…”

“只是不知道青石那孩子现在如何了…”鬼娘娘幽幽道。

她脸上、四肢上的紫红色符文开始向着身躯内部退散,她整个人看起来也正常很多。

“走吧,命由天定,终有再聚之时。”

鬼道子收起笼罩在身上的黑雾,又化作那猥琐老道的模样,只是神情中有说不尽的萧索。

这三个对青石青睐有加的修士大能,都不知道此时此刻他们最想知道下落的人,正好就在他们脚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