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二十年

“那其他地方就无’极阴之体’的存身之处了么?”

白叟摇摇头,抿了一口酒,“并非如此,有三条路可走。”

“请前辈赐教。”青石恭敬一礼。

“这第一条路,落雪与冰山之别。”

话音刚落,青石眼中就有明悟之光,白叟看在眼里,对青石青睐更加。

“好,果然是有悟性之人,正如你所想,落雪于盛夏,瞬间消融。而冰山之于盛夏,想要融化,却是要花费些时间的。

部分魔修便是如此,他们甚至舍弃肉身,破而后立,专修阴冥死气,常年藏匿于阴邪之地,如若出来,也不敢于世间久留,更是多在夜间出没。

此为下策,只可解决一时,治标而不治本。”

青石点点头。

白叟又继续道,“这第二条路,阴灵双修。

大部分鬼修便是,他们并没有真正抛弃肉身与灵力,只不过是以阴冥死气为主。阴阳平衡虽已倾斜,却并未打破。

但是,他们这条路不过是旁门左道,对于’极阴之体’完全不够。”

“前辈,我突然想到一事,还请前辈解惑。”

“你说。”白叟并没有因为青石打断自己而有所不满,反而对这个求知心切的少年有了更多兴趣。

“前辈所说的第一种破而后立的修士,是不是也和第二种寻常鬼修一样,也并未完全走向极阴?”

白叟眼神一亮,点头回道,“正是!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恩,前辈听听我的猜测可对。

那也就是说,极阴难求,世间罕有?

而且越是接近极阴的修士,自身越是难以产生’生气’,或者说缺少’生机’?

而他们也终归是逃不过阴阳平衡的束缚,所以世间多有’阴鬼吸阳’的传说!”

“没错!”白叟满意的点点头。

“我明白了…”

青石立即联想到极冥宫里的遭遇,白叟见他若有所思,也没有打扰他,只是自顾自的饮着小酒。

“那火焰巨脸想必也是属于第一种情况吧?或者,他还不如那些破而后立的修士,要不他怎会连’逆阳’大阵都用上了…

而且他放着机关兽体内的大量灵石不用,却单单只吸修士的生机。

看来灵气与灵力对他来说就如’盐水’,虽然也是’阳气’之属,却取之无益,反而还会自损其身。

但修士体内的’生机’却不同,乃是生命精粹,正如’淡水’!

哪怕是他身边有个’盐水湖’,也不及身边只有’一碗清水’!

难怪那些镇守密道的巨蛇都化为了灰烬,一定也是被他吸去了生机。

看来他还真是’口渴’的厉害…”

青石此刻才真正想明白极冥宫中很多事情的始末缘由。

他回过神来,一拱手又道,“之前打断了前辈,还请见谅!”

“哈哈哈,无妨!”白叟难得开怀,连红衣少女都不禁感叹,“师傅还真是反常…”

“可是前辈之前也说过,’极阴之体’的平衡已破,如那冰雪之于盛夏,截然对立,可是为何我现在会没有事情呢?难道体质又变了?”青石不解。

“确实变了。我已助你体质逆转,并且封印了你气海中的阴丹。”

青石听闻之后心绪起伏,激动有余,这些都被白叟看在眼里,只见白叟摇摇头又道。

“你先别急着高兴,这些手段只能维持二十年!因为你那’极阴之体’和阴丹都不简单!那阴丹里面更有股连我都似曾相识的神魂气息,而且那神魂的主人恐怕还和你有魂约束缚吧?”

青石初闻白叟这句话,心中还是下意识一颤,但是他很快便坦然下来,“这老人家既然连‘破逆之瞳’都看了出来,再察觉到自己身上的魂约,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那神魂的主人却是与我立下了魂约…这么看来,前辈也无法彻底清除它了…”青石此刻已不打算再遮掩什么。

“无法清除,只能压制…

但是你那体质太过难缠,我使尽诸般手段,二十年之后你也会再度逆转回’极阴之体’。

到时你体内的封印之力势必会瓦解个一干二净。

那时阴丹暴露,魂约无束,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那人也会透过魂约的牵引找到你。”

白叟这种隐世大能都禁不住感慨,那这其中的凶险与难处,青石自然也猜得一二,只是他没想到,白叟下面还有一句话。

“他也真是好算计…”

“果然还是被算计了么…”青石轻叹一口气,然后又陷入沉思…

“也是,都立下魂约了…他又岂会轻易放过我?

如果他真的怕我死在那极冥宫,也一定会在‘天雷焱’爆发之前就把我传送出去。

可是他没有…他放任我自生自灭….

不!或许他早就想到会有这种结果,他不过是在拿我的命去赌,赌我能不能获得极阴之体!”

青石想着想着,一阵苦笑。

白叟见青石有所明悟,而且心智极其敏锐,顿感宽慰。

在他看来,敏锐的人在这个世界里至少不会死得太早….

“只有二十年时间么?”青石感叹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思绪,毕竟他在“极冥宫”后殿时可是做了随时赴死的准备,现在多出二十年“安稳”日子已经算是天赐厚福了。

想到此处,他对着白叟恭敬道,“不知道前辈为晚辈花费了多大代价…”

白叟只是轻笑摇头,红衣少女云裳坐不住了,似是有所不满的道,“师傅为你花了四百多年修为!你以为逆转‘极阴之体’很简单么?连重塑肉身,都没你这个复杂!师傅将你体内每一毫厘,每一极致都封印和修补了个彻底…”

云裳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叟打断,“好了,云裳…给我再添一杯。”

白叟举起竹杯递给云裳,云裳知道这是师傅怪自己多语了,她起身又给白叟斟了一杯酒。

青石一愣,震惊有余,心里更在百转千回。

他立马就猜到了白叟所做的一切,“那红衣少女所说的封印,恐怕就像是给冰块包裹了一层东西吧,既能护住里面,还能不影响外面?”

青石至少在大方向上没有猜错,至于细节,等他自己到了那个层次后才真正知道了这其中的艰难,凶险,还有付出!

“这位老人与自己非亲非故,怎么会舍得花费四百多年修为?

而且他看起来比鬼道子还要老,修为还要高出很多!

他究竟有多大岁数了?

这么一个绝顶大能的四百年修为,换做其他修士恐怕都无法比拟吧?

四百年换了自己二十年正常生活!

这老人为何如此看重自己?!”

此恩不可谓不大,如果白叟放任青石不管,青石只能从此隐匿于阴晦之地等着随时被火焰巨脸“吞噬”,如若短时间无法找到这种地方,以他的修为,也挺不住太久。

青石离开石桌,起身撩开玄衣前摆,单膝跪地,给白叟行了一个大礼,“谢前辈大恩,不知晚辈…”

白叟打了个停住的手势,示意青石不需再说这些,并让青石回到了石桌前,“我这第三条路还没说完…”

“请前辈赐教。”青石恭敬回应。

“真正从根本上去解决,阴阳互化!极阴化阳,极阳化阴,不受阴阳束缚!”白叟说到此处,似是有些激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不知年岁的超然老者,竟会有如此激动的言语。

青石一愣,“阴阳互化?世间会有这种传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