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行于刀刃!

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永远都是小人物。

青石如此想着。

离开刑门的飞舟已经启程,直奔六百里外的安京府。

青石一人独站船头,沐浴在初升的红日之中。

但,心里却是冷的。

一夜过去,他想了很多,尤其是他的师父何文正。

青石知道,宗泽虽然用心险恶,但是所说的无一不是真话。

从这方面来说,宗泽成功了,他成功的在青石跟何文正之间,建立起一道壁垒,一条鸿沟!

“留在刑门对么?看来,在白叟那里时还是想的太简单了…”青石自语。

他已经想通自己的处境,现在他还能拥有自由身,无非是为人所需,众人制衡的结果。

此刻的他无异于刀刃上行走!

…………

“少主他没事吧…”李大头看着天际上缩成一点的刑门飞舟,喃喃道。

田桂花紧紧的搂着李大头的胳膊,眼中却在泛着泪花。

青石身边的人都已经察觉到他回来后的状态。

陆远摇了摇头。

只有林可轻声道,“他的路,与我们不同。但是我相信他能走下去。”

…………

武峰山山顶,何文正一个人静静的站在一棵柏树之下,他面向的正是安京府的方向。

魏宏不知何时走到了何文正的身后。

他沉声道,“你本可以阻止宗泽去见青石,可是你没有,现在,你后悔么?”

何文正不语,转身看了一眼魏宏,然后轻轻走开。

“诶…”魏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

有的时候,明明是有更快的方式可以到达一个地方,但有的人,却宁可选择慢的那种。

武峰山到安京府就是这样。

第一次,青石是跟着常乐通过传送大阵到的安京府,而这次,他刻意选择了刑门飞舟。

他重回安京府刑门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比他本人还早到至少半天。

荒队枢要谢乾,一大早就听说了这个消息,而且是两次。

第二波消息的来源跟谢乾直言,只要青石性命无忧,想做什么都行!

谢乾听完面皮直跳,他知道,这个雷他必须要接的漂亮,否则炸在自己手里一定完!

他急匆匆的招来洪宝。

洪宝一听,吓得虚汗直流,一句脏话脱口而出,“这他娘的都能从刑狱里出来!”

他以前一直小看青石,但是自从知晓青石斩杀了钟严,就不禁后怕。

谢乾踹了洪宝一脚,一瞪眼道,“少废话!你还记得他去三川之前,咱们说过什么?”

洪宝小眼滴溜溜乱转,一拍大腿,“记得,记得,步步为营!”

谢乾喝叱,“那还不快去安排!晚上我就要见到那人!”

…………

初冬的未时,暖阳高照,安京府依然如旧。

青石下了飞舟,独自回到驻地,刑门一切如故。

只是,打开房门之后,并不见小祸害跑出迎接,青石“看”遍屋内,甚至动用“极致”神识,却连丝毫踪迹未见。

“出去了么?还是就此走了?”

如果说小祸害见自己久去未回,选择独自离开,青石也完全可以理解。

他留在屋内,等了一个下午,但是并未等到小祸害回来,却等到了玄队的通知。

青石此次官复原职,依旧是三阶执事。

他整了整刑门玄衣,离开屋子。

如果说,有两件事让他放心不下的话,那第一件事便是回来安顿好小祸害,而第二件事,就是去探访齐玉。

青石寻到地方,齐玉却已外出多日。

得知齐玉无恙,青石也轻松了许多。

…………

夜幕垂落,此时的南城,就是安京府的阴暗角落,鱼龙混杂,人鬼同聚。

一瘦一胖的两道身影前后脚进入一栋竹阁之中,这里青石曾经来过,正是“灵坊”所在!

“养灵靠缘,无缘看钱,你等可带足灵石?”坊主声音飘出。

“呵呵呵,没带灵石,带了生意!”谢乾朗笑,好像与“灵坊”坊主一见如故,但对方却不咸不淡。

谢乾虚情假意一番后才直奔主题,“不知卓坊主可听过十心大师这个名号?”

“哦?”卓廷来了一丝兴趣,抬起眼皮,“从未听过。”

谢乾就势将永兴行出现十心大师的准灵宝说了一遍,最后他神神秘秘道,“其实卓坊主不知道这个什么十心大师就对了!”

“此话怎讲?”卓廷这才正眼看向谢乾。

“因为这什么大师根本就是个假的!他乃我刑门中人,却借了你们灵师的名头,到处招摇撞骗!可叹啊!我们门中居然会出如此败类!”

谢乾扼腕痛惜,摇头又道,“我等有心还灵师协会一个浪荡乾坤,但无奈门中无人精通养灵,实在是无法让人信服啊!”

卓廷嘴角微翘道,“所以呢?这便是你说的生意?”

谢乾点点头,然后又摇头,“其实也算不得生意,毕竟是互利的事情,咱们总不能看着一个害群之马,两头祸祸吧?

另外,只要卓坊主肯出手相助,我敢做主,只要你们‘灵坊’有所需求,我刑门就给你大开方便之门!”

卓廷微笑道,“谢大人倒是会做生意,想必那个十心和你不太对付吧?想红嘴白牙就让我出手,是不是把我卓某人想的太过简单了?”

谢乾一愣,连忙摆手道,“这哪能!”

卓廷起身,一挥袖袍道,“谢大人请回吧!一个只卖准灵宝的器灵师,我卓某还看不上!”

谢乾盘坐在竹席之上,却如坐针毡,他苦笑道,“卓坊主这是着的什么急,你说,你要什么才肯答应?”

卓廷冷哼一声,又重新坐回,他侧着身子,斜睨谢乾道,“你先仔细说说那个十心?”

谢乾暗舒一口大气,连忙将青石的事告诉卓廷。

卓廷听完一愣,“你是说那个十心不到二十,仅仅筑基修为!?”

“啊。”谢乾应和。

“难道是他?”卓廷不禁冷笑起来。

谢乾暗道,“对头?看来有戏”!

只听卓廷道,“我可以帮你压制那个十心,不光是要当众拆穿他,还要在养灵上,让他知道天高地厚!让他做我的灵仆!”

谢乾大喜,他对卓廷的实力绝对信服,此人在安京府经营“灵坊”百年,早已名声在外。

洪宝脊背发凉,暗惊道,“青石这下惨了,这坊主胃口不小,明显是想榨干吃尽啊!”

“只是…”

卓廷话锋一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