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卓廷

“只是…”卓廷话锋一转,“我这里实在太小,要是再多个人,还真是促狭啊…”

谢乾听出话外之音,心底把卓廷骂了千遍,“这孙子是跟我要房要地啊!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也不怕噎死他!”

“咳,卓坊主,那个十心毕竟是我刑门中人,于情于法,我都无法将他交给你啊…”谢乾苦着脸道。

他不想,也不能交出青石,因为门内只说让他“随便折腾”青石,可没说把人弄丢!

卓廷冷哼一声道,“那就是没得谈了!”

谢乾苦笑道,“你看这样行么?我在北城有一套三层商铺,事成之后就送你重扩‘灵坊’!”

谢乾也是豁出去了,这种海口他都敢夸下!

可是,那商铺是门内抄查所得,他哪有资格随便送人?

他能想到的解决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事后要挟青石这棵摇钱树,让他给自己养灵,连本带息的填平这个窟窿!

卓廷冷笑,“事成之后才送?谢大人是怕我跑了?还是怕我输给那个所谓的十心大师!?”

谢乾张嘴结舌,“这…”

卓廷道,“我也不为难谢大人,这房子我不要了!你先给我五万上品灵石作为订金就行!”

谢乾都快哭了,他哪来五万上品灵石?就算他有等值家产,他也不愿割肉。

卓廷掸了掸青衫上的细灰,满脸的无所谓。

谢乾心中发狠,“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然后一咬牙道,“好!就先给你那间商铺!”

洪宝有点发懵,他感觉自己今天大开眼界。

“哈哈哈…谢大人真是豪爽!好!好!只待你将那商铺转到我的名下了!对了,你也无需着急,你处理杂事的时间我会准备准备!”卓廷朗笑,还不忘安抚谢乾。

谢乾的目的达成,大致都在预期之内,他带着洪宝起身拜别。

待得两人走后,卓廷回过身来,他神情肃然,向着身后的屏风深深一拜。

“主子神机妙算!卓廷服了!”

…………

自从回到安京府后,玄队的主事们似是全把青石忘了,一连十余日都未给他安排任务。

青石每日清晨到玄队议事阁述职,都只能站在边缘,身边的门人则像躲避瘟疫一般,唯恐避之不及!

“谁敢跟他一队,连同门他都敢杀!”有人小声嘀咕。

青石权当是没听见,他索性每日晚去早回,除了留在驻地专心修炼以外,便是为法宝养灵。

而三川山一役后,青石的气海更加凝实,在海量灵石的冲击下,修为已经接近筑基后期,而九命山猫遗留在他体内的血晶也所剩无几,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他全部炼化。

与此同时,青石摸索出一套养灵之法,他的养灵法阵也逐渐成熟,甚至无需过多干涉便可自行孕养器灵。

要不是冲击修为花费了大量灵石,青石一定会尝试挑战真正的灵宝。

…………

这晚,安京府南城,一个阴暗的酒肆中,骁飞坐在角落里独酌。

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凑上前去,“陪我喝一杯?”

骁飞心不在焉,挥手道,“走开!”

女人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就在这时,骁飞“啪”的摔下杯子。

女人吓了一跳,赶紧回头去看,只见刚才还郁郁寡欢的骁飞难掩兴奋之情,她咒骂一声,远远躲开。

骁飞激动,因为他的储物袋中,一枚玉简在闪烁发光,识海中又一次响起他熟悉的声音!

“~小爷!你消失这么久也不提前说一声!~”骁飞埋怨道。

另一头,青石露出一丝笑容,但是语气却依然淡漠,“~明天来找我,你再去一趟永兴行!~”

“~好嘞!~”骁飞大喜,他抄起酒杯,仰头一干二净!

“~等等,明天我和你一起过去~”青石改了主意,他想起之前谢乾洪宝追踪自己,不由谨慎起来。

“~好~”骁飞只是犹豫一下,便痛快答应。

…………

青石回来第十七日,正好赶上永兴行七天一次的大拍卖。

跟三天一次的小拍相比,今天的永兴行人满为患,甚至连平日少见的元婴修士都成群而来。

青石摘了面具,动用化相决改变了白瞳,然后着便衣“隐匿”于人群之中。

骁飞则先一步带着两件准灵宝登记入场。

两人驾轻就熟,骁飞更是隐隐期待。

但是,青石没想到的是,之前他的准灵宝都是在拍卖最后半程被当做压轴之宝呈现,而今天,拍卖才刚刚开始,就被提前拿了出来。

掌管拍卖的依旧是之前那个中年修士钱益。

钱益看了一眼小仆呈上的两件准灵宝,然后又瞄了一下托盘中附带的卷轴,他神色古怪了一瞬。

“咳!”钱益清了清嗓子,掩饰自己的失态,实则他也无奈,“怎么又是十心的东西…”

“诸位,之前十心大师的准灵宝大受世家子弟欢迎!有老主顾私下找我们永兴行买类似灵宝!既然大家盛情难却,我们便再次为诸位找来十心大师的传世之作!”

钱益煞有介事,但心里却在叫苦,“什么时候准灵宝如此常见了?再这样下去岂不是要掉到白菜价!?”

有人并不买账,抻头喝道,“怎么又是那十心的东西,他家是开法宝铺子的么?怎会老跟准灵宝干上!”

“就是!”又有一人起哄道,“我说掌事,你们什么时候找个十心的灵宝啊?”

钱益苦笑,“诸位莫急,肯定会有!”

“呵呵,只怕那个什么十心永远也拿不出灵宝吧!”

拍卖场上,当空一语,震惊四座!

众人纷纷抬头观望那话音传来之处。

二楼,“竹”字包间,卓廷从屏风后现身,他扶着紫檀护栏,身体前倾,俯视全场,然后一双犀利目光紧锁场下东南一角!

青石正好坐在那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