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斗!

卓廷一语惊起四座。

有人在拍卖场上搭腔,“这位道兄,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永远也拿不出真正的灵宝?”

此时,已有元婴老怪认出卓廷身份,有人低语,“这不是‘灵坊’坊主,卓廷么?”

“呵呵,确实是他,这下热闹了!”

拍卖掌事钱益心中一凛,暗道“不好”。

他自然心虚的厉害,因为十心大师这个名号就是从他这里编纂出来,这种哄抬卖品的事情他可没少干。

只是,数十年来没一人敢来这里当面拆台。

但卓廷是个例外。

因为养灵本来就是个小而精的行当,能用的起灵宝,够资格用灵宝的人本就不多,所以卓廷在这安京府一家独大,吃惯“独食”!

所以钱益深知,能被一众元婴老怪追捧的人,也不能轻易得罪。

“不知道卓坊主亲临,安排不周,见谅,见谅!”

钱益说着,在场下遥遥拱手,然后转向一侧侍女,不满道。

“红菱,还不速速给卓坊主安排‘梅’字包房!”

“梅兰竹菊”,永兴行最好,也是最贵的包房便是“梅”字号。

卓廷冷笑一声,“钱掌事,用不着这么麻烦,我今日来,只是为了戳穿这个假十心!”

卓廷目光如电,挥手指向青石!

场中人都转头看向青石的位置,当他们看清“十心”是一个不满二十的青年时,发出阵阵惊咦。

卓廷又道,“呵呵,在座都非我器灵师一脉,不知者不怪,但是!我可知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十心大师!全是他一人编造而已!”

钱益耳轮翕动,眼前一亮,心道,“原来如此!这卓廷是针对十心而来,并非来此搅闹!好,好,好,只要他不让我永兴行下不来台就好!”

卓廷扶着二楼护栏,嗤笑道,“此子数月前曾欲拜入我‘灵坊’门下,被我看出其心术不正,强拒门外!

呵呵,然后不知道他在哪学了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孕养了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就来哄骗各位!

敢问,这亏大家吃的可心甘情愿啊!?”

“如果卓坊主所言为真,那这亏老夫第一个不吃!”

一花白胡子的老者拍案叫道,他之前为自己子嗣买过青石的准灵宝,一共花了三千上品灵石,直到现在,还让他心头滴血。

又有一人平淡道,“本来一件准灵宝也值不了些许灵石,可是挂上一个大师的名号,确实坑人啊。”

有热闹的事总是不乏搅和之人,何况,要是能有利可图大家也乐得其成。

青石抬起头来,冷冷的“盯”着二楼的卓廷,他自始至终一言未发。

这时,有一紫袍中年人在人群中摇了摇头,轻笑道,“卓坊主,那会不会是这少年在见你之后,真遇到什么十心大师了呢?”

“哟?还有打抱不平的?”

“也是啊,这事不是没可能啊,有意思了!”

远处,一直默默关注的骁飞已经坐立不安,听到有人发声向着青石,心中大有感激。

众人窃窃私语时,“竹”字包间中,谢乾和洪宝躲在屏风之后,两人暗暗磨牙,只听谢乾咒骂道,“这是谁这么不开眼!”

卓廷看向紫袍中年人,眸光一凝,冷哼道,“笑话!我卓廷从金丹境开始,养灵两百载!什么大师没见过!什么大师没听说过!”

紫袍中年人也是一笑,“卓坊主这话说的太满了吧?不对,我倒是觉得,是卓坊主吃相太难看了!”

卓廷冷笑道,“我道为何看你眼熟,半年前,你曾求我养灵,却连本钱都出不起,呵呵,你便从此嫉恨上我了吧?”

“哼!”紫袍中年人从牙缝中挤出一声,扭头不再看向卓廷。

卓廷得意道,“诸位,我卓廷以器灵师之名为证!就敢跟大家担下这个保证,如果这世上真有什么十心大师,我赔这小子一栋北城商铺!”

众人眼睛都亮了,一片哗然!

“嚯,卓坊主好气魄!”

“既然如此,大家相信卓坊主便是了!”

此时,“竹”字包间中,谢乾挪挪屁股,斜眼看着卓廷的背影,他对卓廷这种拿着自己送的东西充大头的行为满满不屑。

“那这假十心卓坊主打算怎么处置?”钱益心思百转,他此话等于把青石彻底卖了,而且把自己彻底摘清!

卓廷看了一眼钱益,一抱拳道, “还是钱掌事深明大义!既然有人敢冒充我器灵师之名,我就有义务将其剔除出去!不光要将他赶出安京府,还要以商会之名封杀其千年!”

众人皆惊,这是要绝人生路啊。

然后卓廷话锋一转,“不过刚才我也说了,只要他能证明十心存在,便算我输,但只怕根本就没有十心这人!”

青石此刻冷笑一声,反倒极为平静。

从卓廷出现的那一刻,他就料到卓廷的意图所在。

他不禁想起李大头曾经和他说过的话,“城外是杀人不眨眼,城里是吃人不吐骨头!”

这些寡头大佬们,一旦认定你是威胁,便会分分钟钟把你摁死在地!

卓廷转向青石,轻蔑道。

“小辈,我看你有些才华,也不愿将你逼上绝路。

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我在养灵上斗得一斗,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你赢了,刚才说的北城商铺一样送你!

但是如果你输了,就要为我养灵百年!”

听到此处,谢乾狠狠拍了一下椅子扶手,阴笑道,“青石啊青石,看你怎么选!”

“斗?还是不斗?”卓廷盯着青石沉声道。

有人低语,“我看这少年算是栽了,不斗断了财路都是轻的,斗就等着当人百年灵仆吧…”

“年纪轻轻,真是可怜,你看他都吓傻了,自始至终一言未发…”

骁飞此刻也急疯了,他攥着拳头,心里苦道,“这如何是好…”

无数双眼睛注视着角落里的那个年轻人。

青石拿起桌上的茶水,轻呷一口,又重放桌上。

这一幕和他刚入刑院时何其之像,当时钟严以势压人,诱其约战,而现在,卓廷又施此计!

青石已经不屑于再去理论什么,该来的迟早会来,接着便是!

他缓缓开口道,“你刚才也说了,你养灵快逾两百载,还和我赌斗养灵,岂不是以大欺小了?”

卓廷眸光一闪,撇嘴轻笑。

众人都看的出来,这卓廷张嘴闭嘴都是“深明大义”,自然不愿背上一个以大欺小的名头。

而这“十心”看来也不是怂货一个,现在还能抓住一点垂死挣扎,已属不易了。

卓廷接道,“呵呵,我自然不会欺你!既然你在兜售这准灵宝,咱们便斗这准灵宝如何!”

青石缓缓起身。

他拍打了一下身上灰衫,理顺了衣服。

目光坚定道!

“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