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永兴斗灵

“真敢答应啊!这少年果然有些胆色!”

“胆色?我看是年轻气盛,愚不可及!”

“不智啊!”骁飞与众人一样,并不认为青石有半点机会赢那“灵坊”坊主。

他暗自咬牙,“就算认输远离安京府又如何?大不了不做这劳什子的刑门中人了!再说了,就算器灵师一脉彻底封杀他,咱这还能找黑市啊…可现在输了要百年为仆…完了,完了,真是太冲动了…”

钱益此时巴不得卓廷和青石赶紧出去赌斗,别再和他扯上关系。

但是事与愿违。

卓廷笑道,“钱掌事,卓某想借贵宝地一用,和这十心当场赌斗!作为代价,我二人孕养的准灵宝便留给永兴行好了!”

钱益愣住,这事越闹越大,他哪敢做主?

他面上苦笑应付,实则已经传音出去。

有人小声嘀咕,“这卓坊主还真是自说自话,好生霸道!”

卓廷也不催促,只用余光斜睨青石。

此时的青石,眼观鼻,鼻观心,根本不为所动。

也不知道堂外如何交代的,钱益很快便舒展了眉头,他轻咳一声道,“诸位,我永兴行今日便为卓坊主开个先例!而且,两位赌斗的材料我永兴行出了!红菱,将法宝呈上!”

说话间,侍女红菱便带着十人走到场中,十人手中各托一件法宝。

十件法宝型式各异,但一水的全是地阶品质!

“卓坊主,既然你们在此赌斗,便由我们永兴行来定下规矩,可好?”钱益底气十足。

卓廷朗声笑道,“有永兴行主持,卓某求之不得!”

钱益转身指向十位侍女,“其一,为保公平,你二人需在十件法宝中盲选一件,先孕出灵胚者胜!”

灵胚,犹如鸟兽之卵胎,乃是器灵之始,法宝进阶为准灵宝的最低门槛。

“其二,卓坊主方才所说的,我永兴行都可做证!卓坊主和这位小兄弟可有异议?”

钱益环顾四周,最后视线飘过青石,又落在卓廷身上。

卓廷淡笑一声表示没有异议,青石则始终沉默不语。

楼上的谢乾手指轻扣着桌子,走到这一步,大概都在他的预期之内,只是对那卓廷他多少还是有些不满。

场内很快有小仆搭建了两方擂台,钱益笑道,“两位可算满意?”

卓廷飞身飘到一方台上,他冷哼一声道,“是不是少了点东西?我等养灵向来是秘不外传的!”

钱益面皮一抖,正在犹豫时,后堂传出一道苍老声音,“小事!”

随即两道大阵亮起,将卓廷和青石围在台上。

法阵散发乳白光辉,两人身影若隐若现,就连元婴修为都无法全知。

“斗灵开始!”

说话间,法阵内各自飘进十个光球,卓廷和青石信手抽出一件法宝。

只听钱益又道,“他们孕养灵胚怎么也要花上大半天时间,咱们外头继续拍卖,两不耽误!”

说完又一道隔音法阵亮起,里面两人彻底安静。

青石摸着手上的“赤云锥”,以神识内视。

《千兵书》中有记,“赤云锥,锥长一尺三寸,阳炎火属,以利见长!”

好在青石的储物袋中还有不少火属血晶和上品灵石,再配合他独到的养灵之法,也算是有些底气。

另外一头,卓廷连看都没看手中的“千木锤”,他随手将其抛向半空,自己盘膝下来。

“千木锤”悬于卓廷身前,被卓廷激发出淡淡绿色灵光。

卓廷自身并无木属灵根,完全是依仗秘法输出木属灵力!

场外虽然有人在关注拍卖,可是仍旧是有不少金丹元婴在试图窥视其内。

这法阵有点类似“介晶”的效果,它们虽然隔绝了外面,但是仍旧有越来越强的灵力波动从卓廷的阵内散发而出!

元婴老怪们倒是见怪不怪,但是金丹筑基的小辈们却纷纷倒吸凉气,有人窃窃私语。

“孕养器灵难怪不易,一开始便要动用如此灵力。”

“如果这样,那个筑基境的十心哪来那么庞大的灵力支撑?”

也难怪他们好奇,因为青石那里始终无声无息。

半个时辰后,卓廷那里灵力波动渐弱,但是神魂波动却开始激射而出,更有隐约生机泄露。

那一丝泄露的蓬勃力量令老怪物们都有些心痒难耐。

神魂波动倒是好说,并没超出范围,但是这种消耗生机的方式却让人牙酸!

在众人看来,这简直就是在做“卖命”的生意!

“难怪常说器灵师鲜有化神修为,更是寿元不长,诶…”有白须老者感叹。

“道兄,我倒是听闻器灵师一脉有秘术传承,可养生机!”紫袍中年修士淡淡道。

白须老者回头看了一眼说话之人,眸光闪过之后,轻轻点了点头。

只听紫袍修士又道,“我倒是好奇了,那十心在阵中捣鼓什么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