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死局

十四个活人围着一个死人。

这十四人正是追杀青石至此的修士,这些人看着地上的尸体眼神各异。

“那少年呢?”

一个筑基修士语气不善道,他在这群人中身材最为壮硕,修为也最为深厚,所以众人都下意识的听服于他。

“去那个方向了…”一人哆哆嗦嗦,指着法坛的方向。

“他不是只有炼体境么?”有人不解。

“不是…看起来至少也是凝气境的…”另一个当时在场的修士怯生生道,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话说的底气不足。

“你是想告诉我一个凝气境的少年居然杀了一个筑基修士?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么!”

一直在问话的大汉逼视着那四个早已慌乱的人。

四人连忙摇头,连称“哪敢骗你”,然后几人一阵连说带比划的跟剩下十人解释。

“那我们还追么?”

“你们想寻死么?之前建法坛先后死了二百多人,你们这样的就有三五十个!”

大汉一脸不屑。

“那怎么办?”

“围死他!先散开,然后在这四周各自巡视,一旦发现,先鸣信号,切勿贪功!”

“是!”众人应道。

“你,过来!”带头的大汉把一个刚想离开的胖修士叫了回来,他喝令道,“你去找这附近留守法坛的人,多带些人手过来,给我把他困死在里面!”

几天前,陈永禄为了带鬼道子进极阴之地,撤走了所有留守法坛的人,结果他这一死,就再也没人进去,现在还剩三十多个修士驻守在附近安全地带。

…………

青石捂着左肩,跌跌撞撞,他已经快要虚脱。

他虽然吃了疗伤丹药,但是伤口愈合极慢,一来因为他受的是贯穿伤,二来因为那枚冰锥阴寒之极,直至此刻他的创面还有大量紫黑冻伤,更有丝丝寒气从创口向外飘散!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开始时伤口被冻住没流出太多的血,现在想流也被药力止住。

极阴之地,本就阴气极重,对于重伤垂死之人,绝对是雪上加霜!

虽然青石有鬼道子的符篆护体,但是他的神魂依然感觉到,有阴气正在向左肩创口钻去。

那种感觉就像是水蛭闻到血腥的鲜肉,他现在能做的只有运转周身灵力,抵得一时算一时。

…………

青石有鬼道子的符篆,但他忘了,外面那些人也有!因为之前鬼道子留给了陈永禄一些,而陈永禄则留给了驻守之人。

胖修士很快就找到驻守在此的所有人,然后将这三十几人带回,一起加入合围。

这极阴之地的实际范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以能否让人体不适为标准的话,方圆大概二十余里。

围堵青石的五十余人撒出去后各自相距甚远,只能遥遥相望。

领队大汉心思细腻,他又派出三个身带辟邪符篆的筑基修士,深入极阴之地!

夕阳西下,三个筑基修士一人打头,另外两人殿后,以三角之势向腹地奔去。

“老赵,这天都快黑了,咱们还真要再往里走么?”一人苦着脸问打头阵那人。

侧翼另外一人立马心领神会,也开口道,“老赵,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这天马上就黑了!据说有人在这里过夜,结果第二天就疯疯癫癫,说是这里有鬼,没几天就死了!”

前面的赵姓修士是之前十四人之中的,以前都是在侯府当差,对此类传言也是略有耳闻,他不自觉的就放缓了脚步。

后面两人一看这位大爷可算是知道轻重了,悬着的心也都放松了很多。

“那…那咱们再往前走一会,天一黑咱们就回。”

赵姓修士纠结了片刻,还是觉得应该再找一会,他担心完不成任务会被家主惩罚。

后面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无奈,只得答应下来。

三人一边前行,一边谨慎扫视四周,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找青石,还是在担心这里真有什么东西。

不到半个时辰,夕阳就已经被远处的山丘遮上,只剩天空上的晚霞提醒着他们时间。

很快,连这最后的余晖都已敛去。

“我说老赵,天都黑了,那小子估计都已经跑到最里面了,咱们回去吧。”

“对,对,还是回去吧,明早再进都行,不急这一时,他又插不上翅膀,飞不了。”

后面两个筑基修士你一言我一语,真真是一刻都不想再留。

“我好像看到了那小子!”

赵姓修士突然不着边际的冒出一句,后面两个人顿时大眼瞪小眼,心里纷纷琢磨,一定是他看错了,一定是!

但很快,这俩人就把赵姓修士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大爷的,他眼睛怎么就这么尖!”

这赵姓修士确实没看错,远处那隐约可见的身影正是青石,只是青石此刻正呆呆傻傻的注视着一个方向,犹如石雕木刻一般…

青石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有段时间,准确的说,是从最后一缕阳光消失之后开始,那时正在缓慢前行的青石又一次从识海中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他看见了一个“熟人”!

那个青石在森林外反杀的筑基修士!

这个修士灰白色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青石的识海中,只是因为这次距离太近,青石明显感受到这“身影”的与众不同。

这“身影”就像是略带透明一样,隐约间透出了它身后灰色的石头和地面。

这个“熟人”像是没有看见青石,毫无表情,傀儡一般走向极阴之地的中心。

青石微张着嘴,呼吸急促起来,他呆立在原地,掩不住的惊讶。

当这筑基修士的“身影”与青石擦肩而过时,曾经发生在陈俊侍女兰儿身上的那一幕又一次重现。

时光先是倒卷,然后突然停顿下来。

那筑基修士现在看起来也只有八九岁的样子,他被村里的一群孩子打的头破血流,从那一刻起,他发誓自己再也不要受这样的欺负。

时光加速,男孩已经长大成一个少年,这少年怀揣着梦想走出了村子,但是现实却并不如意,他有一次在坊市中偷窃,不小心被人抓了个正着,而那人刚好是一个修士。

修士见他有些灵根,随即便把他收入门下,只是那修士也不是什么好人,手下都是一帮奸诈凶狠之徒,亏得这少年有些机缘,在这明争暗斗之中他也渐渐修炼到了凝气后期。

时光飞速流转,最后一幕正是他和青石厮杀的情景,他本以为自己刚刚突破到筑基境,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岂不料最后竟是折损在一个不起眼的少年手中。

他人生的最后一刻,满满的都是不甘与狂怒!

青石目瞪口呆。

这样的事情经历过一次还可说是偶然,可是几天内连续两次,青石实在无法想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魂魄”已经远超他的想象,那这时光重演又是什么!?

青石恍惚间想到很多,只是那种感觉还像是罩着一层薄纱。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时,突然有警兆响起!把他强行拉回现实!

此时此刻,三个早已看见青石的筑基修士呈扇形袭来。

其中一个擅长远距离攻击的修士,唤出两轮弯月型飞刃,灵力加持后更是泛着红色光晕!

另外一人取出一柄雁翎刀以灵力加持。

而那赵姓修士则是以灵力化为厚土铠甲,其双拳更是覆上一层岩石所化的拳套,“石脊指虎”!

他们不想小觑青石,只要距离足够,便准备一鼓作气!

“~机不可失!杀!~”赵姓修士传音“爆喝”!

五丈距离!

手持弯月飞刃的修士率先发动攻击。

两道红光撕裂黑夜,像两条血色长虹,直扑青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