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好好活着

两道红光划过两条诡异的弧线,交叉着射向青石,随即追杀的三人跃起直扑而来。

间不容发之际,刚刚缓过神来的青石向自身的右后方跃起回避,青石右侧那道飞刃划着弧线向着左边飞去,擦着青石的左肩飞过,但是原本左侧那道,却拐了一个弯向着右侧飞来。

青石终究只是凝气境,能在反应和速度上接近筑基初期的修士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但这一道飞刃还是没有躲过,直接斩中了他本就不算灵便的左臂,划开了皮肉,斩裂了肱骨,让早已受伤的左半边身体又添新伤。

这种绝境下,青石哪里还顾得上左臂的疼痛,他刚一落地,便引动了他现在唯一能够施展的术法,“镇魂术”。

“镇!”一声爆喝响起。

第一个袭来的是赵姓修士,他行事一向鲁莽,而且不太善于变通,就像他擅长的土属性灵力和与之相关的术法一样,他只懂得硬桥硬马。

所以这也是带队之人让他干“脏活”的原因,“看不上他,但相对来说又很听话”。

但这赵姓修士毕竟是最早的那批追杀者,在跃起那一刻他还是下意识的调动了部分灵力护住了灵台,封闭了识海,这一次神识攻击就像是有人猛烈摇晃了几下他的脑袋,虽有不适,但无大碍。

他一拳砸在地上,就是青石刚刚站着的位置,直接激起了一阵尘土和碎石,砸出了一个直径两尺,深半尺的大坑。

赵姓修士还未起身便暗道不好,他一直以为带队的人应该会跟旁边那两人说明青石的情况。

但事实正好相反,那二人都是原来驻守法坛的,他们俩刚被叫来,就被安排给赵姓修士打下手,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青石有神识攻击的手段。

此时这两人在半空中被无形的神识波动一击而中,两人一阵头晕目眩,落地时踉踉跄跄,险些摔倒,其中一人连往回飞的弯月飞刃都没接住,而另外一人则是拄着雁翎刀定下了身子。

第一轮攻击,三人都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对于回过神来的青石能做出这种回避和反击仍然是吃惊不小。

尤其是赵姓修士,他更是苦闷自己修为不足,没能力修得稍微高深一点的“地缚术”,错失了一击必杀的绝佳机会。

而另外二人落地之后便已经看出赵姓修士一定是早有准备,此刻虽然一肚子的怨愤,但是现在这种天旋地转,灵力混乱的状态下,他们也顾不得这些,都只得咬紧了牙冠死盯着前面的少年。

青石也看出来,现在又是一次必死之局,哪怕面对着两个摇摇晃晃的筑基修士他还有一击之力,但是那个没受影响的“乌龟”修士却绝不可能让自己轻易得手,岂止是难以得手,恐怕两三个回合都支持不住。

此刻赵姓修士刚刚起身,他第一时间就决定要守住身边的两人,待得这两人调整过来混乱的灵力再一起绞杀青石,正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镇!”

青石又一次果断引动“镇魂术”,匕首暴起刺向最前面的赵姓修士。

自从他突破到凝气境,他的神魂之力便足够引动两次“镇魂术”,他此刻想的是,既然已有两人被自己的神识攻击到,那现在就是最后的反击机会。

为了增大这最后的机会,他明知“镇魂术”很可能收效甚微,但是他依然还是引动。

那两个受创的修士强行提气,意欲防守,而赵姓修士则是丝毫不敢大意,他护住灵台,使出全力挥出右拳,直接对上了青石的匕首。

那右拳上覆盖的“石脊指虎”狠狠的撞上青石的匕首,两者相撞迸出的火星在这夜空下格外醒目。

火花中,石脊指虎被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匕首直接洞穿,但赵姓修士此时再想收手已然不及,爆吼中拳势不减!居然一路把青石握着匕首的右手手骨击的粉碎,紧接着震裂青石的右前臂!

在这巨大的冲击力下,青石的整条右臂都向后折去,等到力量分散到他的全身,青石已经倒飞了三四丈之远!

倒飞而去的青石忍着剧痛惨笑,“还真是高估自己了啊,没想到连对方一招都没接的下来”,他此时此刻才深深的体会到,之前自己反杀那个筑基修士是有多么侥幸。

从主动反击到落败,整个过程都发生在毫发之间。

青石双臂皆残!

他仰卧在草地上,努力挺起身子,但让他疑惑的是,那一招得利的筑基修士并未第一时间冲来结果自己,而是抱着受伤的右手,满脸惧色的看着自己这边,哪怕现在是黑夜,常人看不清这么远的距离,但是青石的神识还是捕捉到了对方脸上惊恐的神情。

瞬间青石就明白了对方恐惧的源头,在他的识海中,他“看到”了无数人影从自己的身后向这里冲来,等到看清那些“人影”的时候,他也无法置信。

那一个个“人影”赫然都如同之前看到的那个“魂魄”,灰白而透明,他们犹如悬浮在空中,极速飞近!

这些“人影”个个都狰狞恐怖,有些甚至下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打开着,那黑漆漆的巨口让人惊悚,更有甚者像是风干的人形,那深邃的眼窝空洞的让人发指!

一种对未知的不安第一次打青石的心底涌现出来,即使是几次面临强大的对手,他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这…这….小子使了什么妖法?”

手托雁翎刀的修士哆哆嗦嗦的说道。

“本…本…本命神通?”

赵姓修士已经吓得结巴。

“神通个屁!鬼啊!”

第三个人收了手上的飞刃,话没说完转身就跑,这时候另外两个人才反应过来,也调头就跑,哪里还顾得上地上躺着的青石。

呼啸而来的“魂魄”穿过青石,带起一阵阴风,青石感受到了那直戳心底的阴冷感觉,让本就疯狂跳动的心脏更是收紧了那么一刹那。

“有多久没有这种害怕的感觉了?”青石内心里喃喃着,然后闭上了眼睛。

夜幕渐深,极阴之地的天空黑的尤其彻底,连天空上的明月都像是遮上了一层轻纱。

一道绿色的幽光从法坛旁边的地面上慢慢浮出,然后飘飘然的飞向了青石的方向,在围着不省人事的青石转了两圈之后,从青石的左肩创口处轻轻的融进了他的身体。

随即他左半边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恢复,紧接着已经露出骨茬的右臂开始一点点扭动起来,骨头重新接续,伤口也慢慢愈合。

这一切都在这万籁俱寂之地悄然发生着。

极阴之地的极深处,到处都是绿莹莹的矿石,散发着让活人无法承受的能量波动,这里正是鬼道子曾经说过的阴脉所在,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这里回荡起来。

“小东西,一定要好好活着啊,桀桀…桀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