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酒宴斗智

向秋和青石都没料到晨浩说动手就动手,但是向秋眼疾手快,出手就要阻拦!

可是李铭浩不知道何时已经闪在向秋的身前,他修为高于向秋一截,轻松抵住向秋。

晨浩一把向青石的面具抓来,出手之快,和之前青石遇到的那几个筑基修士极为接近!

晨浩自以为一定会得手,他面带嘲讽之意,十成力道只使了六七分,却没想到,青石侧身一躲,堪堪躲过,然后只见青石反手擒住晨浩的手臂。

晨浩好歹比青石高过一个大境界,青石这一手不可能伤到他,但是却让他恼羞成怒,他震开青石的虎口,然后瞬时灵力涌动,就要对青石出重手。

向秋在李铭浩突然闪身挡住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开口怒斥。

“你们就不怕何长老的怒火嘛?!”

争斗与怒斥,同时进行,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慢!”

秦无忧喝停晨浩,晨浩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被人突然盖上了一个大盖子,面红耳赤,咬牙切齿,但是他只能不甘的向后退去。

众人都知道,晨浩和这两人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来了。

李铭浩对向秋微笑了一下,也退回原位。

“你二位是何文正的弟子?”秦无忧试探着问道,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严肃的说话。

“正是!”向秋回答。

“呵呵,原来是何长老的爱徒,多有得罪!”

秦无忧一边笑道一边缓缓扭头看向李铭浩,李铭浩微笑中轻轻点头。

谁也看不到,秦无忧此际非但没有因为两人是何文正的徒弟就另眼相看,反而是下了什么决定似的,眼神中闪现过一抹厉色!

“都是师兄错怪二位了,小师弟,我看你修为虽浅,但是身手不凡,何长老真是收了个好徒弟啊!”

秦无忧带着笑意说道,青石听完并无回应,这让秦无忧略有尴尬。

“师弟,你在加入巡案司前,是内院哪位前辈的爱徒?”

向秋狠狠的瞪了一眼秦无忧,虽无人能看见她此刻的表情,但是神觉敏锐的秦无忧还是偏头看向向秋,他嘴角略带笑意。

刚刚看似一切都已经解决,但其实秦无忧一句话,又暴露了他的本心,他无非是投鼠忌器,改了个方式而已,他是吃准了青石身份可疑。

向秋岂能看不出来这些,而且她自己也不信只单单抬出来何文正的名头就可以解决问题。

只是,向秋此刻很是担忧这个刚从大山里走出的少年会如何回答,一旦他被抓住把柄,两人此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胆行动就要变成一次冒冒失失的羊入虎口了。

青石昂起头,语气平淡。

“师兄说笑了,内院怎么可能收凝气境弟子?我在加入巡案司前并非出自内院,更不是刑院,而是外院,至于师傅一说,师兄也知道,外院弟子都是吃大锅饭的,哪有什么专职的师傅。”

“呵呵,师弟果然是奇才,连外院那种地方都能被何长老发掘出来!”秦无忧语气已经软化许多,好像刚才一直在咄咄逼人的不是他一样。

“师兄抬举了。”

向秋听到这里内心里一块大石,已经松动了几分,不过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么一个山沟里出来的少年,说话行事倒是跟受了多年调教的世家子弟一样。

“我在外院时就常听说师兄的大名,以筑基后期的实力,在风云榜同境界中排名第十五!对于师兄,我可以说是仰慕已久。”

秦无忧微笑一下,等着青石继续说下去。

“最近更听闻师兄以筑基后期的实力,斩杀了一个金丹初期的散修恶徒,着实是令人佩服,让我等更是立为可以效法的楷模。”青石语气中流露出坦陈。

秦无忧听到此刻,心中却暗惊,斩杀金丹的事刚发生没多久,行动隐秘也非常人可知,现在除了上层那些人知道外,暂时还没传到外面吧?

李铭浩也是一愣,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事,他脑子转的快,赶紧欠身一拜。

“恭喜大人立下大功!大人真乃我刑门骄傲,栋梁之才!”

接着在座几人都缓过神来一起恭维,秦无忧挥着扇子,虚情假意道“好了,好了。”

青石又插口道,“可是没想到,我和师姐二人刚来汜水就被人搅扰,秦师兄也是我等前辈楷模,难道就这样偏袒么,岂不是寒了我们后辈的心?”

“哈哈哈,师弟言重了!晨浩,还不过来和两位赔礼道歉!”

秦无忧暂时打消了之前的念头,想当然的认为这二人就是何文正的徒弟,因为有些隐秘消息也只有何文正那个级别的长老才能透露给自己的徒弟。

他立马换了副面孔,内心虽另有算盘,但是却不打算再纠缠下去。

其他几人也都陆续明白其中的门道,尤其是李铭浩更是自得起来,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过多得罪两人。

晨浩偏着头,一抱拳,咬牙道,“多有得罪。”

“哼!”向秋并没有给他好脸色,青石则不理不睬。

向秋此刻是真的服了青石,她发现青石又一次刷新了她的认知,她实在是没想到,这个石头关键时刻嘴巴这么好使,而且还可以称得上料事如神!

众人都以为青石肯定是和叛徒勾结的魔修,既然是魔修,还是个少年,那对秦无忧了解这么深入的可能性应该很小才对。

他们的思路是没错,但是这种思路却刚好是青石和向秋想要的效果,而且他们没想到这两人早就有所准备。

两人一进汜水就发现了情况不对,在第一次见过李铭浩之后,向秋更是有所警觉,她及时把刑门的更多信息告诉了青石,而且两人还约定了假的身份。

后来李铭浩拦住二人说出秦无忧的大名后,两人都知道这汜水城是很难出去了,唯有涉险一搏。

路上向秋一直在发愁怎么让青石了解秦无忧这个人,以防他被人问出破绽。

但她在李铭浩面前又不能用“传音术”,毕竟李铭浩的境界高过她一大截,破解神识传音也是刑门中人必修的课程。

正当她百思无解的时候,青石却突然问她要什么莫须有的玉简。

青石这一招颇为冒险,他猜李铭浩也不会轻易得罪他俩,所以正大光明的传递玉简八成有戏。

然后他只能奢望向秋能明白他要玉简的用意,毕竟两人才刚刚相识,根本没有默契可言。

还好青石赌对,一听说要玉简向秋立即明白。

她通过跟青石和李铭浩的对话来拖延时间,然后暗度陈仓,在储物空间中转录了秦无忧的信息,最后又佯装不耐,成功干扰了李铭浩的注意力。

青石接过玉简后直接扔进储物空间中,然后神识深入其中,在储物空间的遮蔽下把信息读取出来,因为还有面具遮掩,就算来自玉简的光华在眼眸中闪过,都未引起李铭浩注意。

青石本来就话少,他趁着没人搭理他的时候,快速记下秦无忧的信息,最后更是在脑海中闪现了一种又一种的对话可能。

秦无忧眼见晨浩已经低头,便不再发挥,他打着哈哈招呼青石和向秋二人坐在桌前,然后叫了小二把酒菜上满。

秦无忧轻咳一声,终于开始正题。

“蓝师妹,林师弟,我此次叫二位过来,确实是因为一件大事,不过这之前,我先敬各位一杯,不敬之处还请见谅。”

秦无忧端起一杯酒,仰头喝下,然后空杯示人,众人也纷纷举杯一饮而尽,秦无忧看了一圈众人,然后缓缓道来。

“最近魔修活动频繁,和我要说的这件事也大有关系。这之前,我先问问诸位,可都知道鬼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