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鬼殿

“诸位可都知道鬼殿?”

秦无忧说完下意识的看向青石,然后又很自然的把头转向其他人。

“知道一些,但是不多。”

有人低声回应,旁边有人点头,但也有人似是目中有些迷茫,向秋也微微颔首,而青石未有任何表示。

“好,那我就先跟大家说说这鬼殿。鬼殿兴起之日现在已无据可查,只知道千余年前,鬼殿最后一任殿主销声匿迹,就连鬼殿自己人都在暗中搜寻,有传闻说鬼殿殿主当年受功法反噬,早就死在了修炼之地。

还有人说鬼殿殿主早已飞升而去,追寻大道。更有传言说,鬼殿殿主当年曾被中洲七星的顶级修士合力追杀,最后重伤而去,因为七大宗门都在此役伤筋动骨,所以不敢将真实情况示人,好让外人以为他们都还强盛如初。”

秦无忧叹了口气,似是在畅想鬼殿当日辉煌,他摇了摇头,呡了一口酒。

“传说不见得为实,但总归是要有些根据的,能让中洲七星合力围剿,那这鬼殿殿主到底是何修为?”李铭浩惊讶问。

众人也都是不可思议。

“不知道!恐怕不会弱于我刑门老祖,沐阳真人!”

一想到千年前有那么强大的一个魔修门派,众人就倒吸一口凉气。

“在确认鬼殿殿主消失后,七星一门对鬼殿进行过一次‘清算’,一举荡平所有鬼殿势力,想想那个场景都会觉得热血澎湃啊,要是我等也能生在那个年代,一定可以建功立业!”秦无忧说话间意气风发。

在座几人陪笑道“那是,那是。”

“不过听我师傅说,这鬼殿似乎也只是被清除了部分,远没达到他们最初目的,想必这些杂碎直到现在都躲在阴暗角落里!”

秦无忧手持叠起的扇子,一边说一边拍着另外一只手。

“据说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带走了无数天材地宝,这些可都是他们曾经肆虐中洲,搜刮而来的财富。”

众人听闻“天材地宝”四个字,都不自主的竖起耳朵,看来这次行动说不得就是为了这些宝贝!

秦无忧也没让他们失望,果真说出了他们想听的话。

“前段时间我收到线报,小龙山附近发现一处鬼殿遗址,而这处遗址正好不在当年的‘降魔计划’中,据说已经有人在里面收获颇丰!

这些从里面流出来的东西不光是引起了中洲七星和刑门的注意,还把那些藏在犄角旮旯里的鬼物们都勾引了出来,所以最近这里魔修肆虐,也是可以想见的了。”

李铭浩算是半个知情人,他听到这里并没有多大反应,但是其他几人一听到秦无忧坐实了这件事,就纷纷醒转过来,各自都不再纠结于什么鬼殿魔修,而是盘算着怎样从中获取受益。

此刻青石和向秋一听见“小龙山”三个字,则是心头一震。

青石则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极阴之地在小龙山旁,鬼殿遗址也在,逆阳大阵还在那里,这三者到底有何关联?”

向秋知道的没有青石多,但是她也是刚从小龙山里逃奔出来的,此刻又要折返,她心头总有些不安。

秦无忧饶有兴致的观察着众人的反应,当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又扔下了一则重磅消息。

“第一波进去的人回来后说,那里规模极其庞大,他们所走过的地方也不过是一小段而已,只是越走越难,他们几人也不敢再继续深入下去了,谁都知道有命挣钱没命花的道理。”

“那几人何门何派?修为如何?”李铭浩问。

“无门无派,筑基散修。”秦无忧看着李铭浩说。

“他们都不敢深入,我们几人又怎么敢?”晨浩皱眉插嘴。

秦无忧嘴角微翘,看向晨浩,也不知这是简单的微笑,还是带着一丝嘲讽。

“自然不会就我们几人,我刚不是已经说过,中洲七星已经关注了那里,江湖散修自然也会有人闻风而动,人多力量大的道理还要我再解释么?你等可愿随我寻宝?”

“好!秦大人!”

“我愿前往!”

“自然不能少的了我!”

众人表态,而向秋和青石则默不作声,他两是被人用宗门大义“请”到这里的,还有什么可说的?

秦无忧则微笑着看向众人,他对这个结果自然是非常满意。

“我等何时动身?”李铭浩问。

“现在就走!”秦无忧说完带头起身。

汜水城南门外。

几人聚在一起向空旷地带走去,中间领头一人身材修长,一身玄衣,暗黑面罩上镶着龙纹金丝,此人正是秦无忧。

青石和向秋离着几人几步距离,并未围着秦无忧,而秦无忧也只是偶尔向两人的方向瞥上一眼。

众人停在一处道旁,秦无忧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乌黑的锥形物,挥手抛向无人处,那锥形物悬浮在远处,只刹那间便迎风暴涨到五丈长一丈高。

“乌金御风梭?!”

众人异口同声,语气中夹杂着震惊与羡慕。

就连向秋都心神一震,她暗自想到,“风云榜上的天骄果然是了不得,居然有这种法宝,出门都不用走,有飞梭就可以,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青石也不由一震,他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飞行法宝,以前“飞”在天上都是被人夹着的,这次可算是换了个优雅的方式,他的这个反应并未掩饰,因为大家多是如此反应。

而秦无忧对众人的羡慕之情也很是受用。

这次出行一共十人,比之前饭桌上还多了两个女修,二女围着秦无忧争奇斗艳,倒是让一直倍感压力的青石和向秋悄悄松了口气。

余下几人目前大多在做着发财梦,而李铭浩却一直在暗中注视着青石和向秋,还有一人也一瞬不瞬的死瞪着他俩,这人正是晨浩。

青石自动无视了此人,而向秋则冷哼了一声,也不言语。

发表评论